2014年03月04日

女子的一生只能是短暫

她有才,杜甫稱她“大江橫曲檻,占一樓煙雨,要平分工部草堂”。
她有貌,太多的名人志士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毫不遜於沉魚落雁之貌閉月羞花之姿。她有德,有氣節,她筆墨揮灑,紙上盎然活現“諸將莫貪羌族馬,最高層處見邊頭”的雄闊意境NuHart顯赫植髮
可為何這樣一個女子,只能讓悲愁決了堤,泛了濫。為何她不能博得一個有情郎,卻只能深埋苦痛和磨難,為自己編織一個華麗的夢,麻醉自己。她不願醒,卻不得不醒,夢醒之後她穿起女道士的服裝,去沉澱那一段心碎的回憶。為何是這個結局,如此美好的女子。我一直反復問著自己,難道因為身世飄零一個不得已的選擇。讓她渴望一生的平淡生活從此擦肩而過。
美麗多才的薛濤應該有一個令人羡慕的童年。父親辭官家居,一心一意地調教她。她天賦的詩才很快展現。八歲那年,她脫口而出“枝迎南北鳥,葉送往來風”。這兩句是卻是她自此日後的寫照。父親的溘然長逝,她為了維持生計,開始在歡樂場上侍酒賦詩,在達官貴人之間周旋。毫無疑問聘請家務助理。她的才貌使她成為賣才不賣藝官妓中的翹楚。可是又能怎麼樣?她的才貌,她的氣節又能怎麼樣,那些達官貴人,那些名人志士,始終奉行的是“遠觀而不可褻玩”的原則。如韋阜那樣的欣賞她,卻只是保持忽遠忽離的曖昧。而她又能怎麼樣,在燈紅酒綠,華堂綺筵之間,又有誰品味她的落漠和淒苦。她的心漸漸涼了,她為自己編織一個夢。在夢裡她有一個情郎,她的獨守空居只為等他的驀然歸來。或許上天的垂憐,在她42之際,風韻猶存的她迎來了自己傾心的戀人。沒有太多的懸念。兩人同時陶醉在愛的河流中。“朝暮共飛還,同心蓮葉舟”她的表白,她的渴望展露無遺。可時光太過匆匆,甜蜜的平淡生活在一年之後破滅。她的愛人元稹走了,他娶了妻,生了子。忘記還有一個人為他流淚。或許淚早已流幹,心早已破碎。她披上了女道士的服,從此青燈長伴,從此閉門家居。這世間唯一不辜負她的是自己。她回到了最初。

如花美眷似水流年。雖然歲月侵蝕不了她嬌美的容顏,卻憔悴了她那顆過早孤寂的心NuHart顯赫植髮
如花美眷似水流年。美麗的女子更多改變的是心境。
如花美眷似水流年。又有誰肯為誰稍作停留,把時光偷換。
現在的我不再一味苛責舊社會對女子的抹殺。
無論何時,如花美眷只能似水流年。無論何時,女子的一生只能是短暫。
  


Posted by hahaha at 12:50Comments(0)重要的時期

2013年08月30日

有生之年,好好做自己

孤鳥飛過天空時的仰望,細雨飄過髮際時的恍神,秋風拂過樹梢時的蕭瑟,熟悉旋律縈繞于耳時的心動,經個某個街角駐足時的凝眸,燈火闌珊深外時的落寞……這些,不需多言,nuskin hk分明是我在時光的這頭念起你了——流年裡的曾經。

我們是否都曾這樣,路,走著走著,就想停下來,尋一方煙波飄渺的臨水湖畔,將心靠岸,洗去塵埃,仿若滿身疲憊;是否都曾這樣,日子,過著過著,就開始喜歡追憶過往,沉靜在那一片已然回不去的汪洋大海中,不可自拔,思緒紛飛,菀爾流轉間,心甚為複雜,說不清,道不明,未語,淚已千行。

看窗外,又是一個天高雲淡,秋景怡人的日子,聽,樹葉沙沙作響,道是又起風了,那麼,就在這樣一個起風的日子裡,于時光的這頭看向那頭,去細數那些流年裡,來得及,來不及的朝朝暮暮。

曾幾何時,最愛的便是,在一個芳草鮮美,淡而寧靜的悠閒午後或早晨,捧一本好書,泡一杯清茶,聽一首柔和婉約的輕音樂,有幾許淺淺的溫暖陽光撲打身上,在湛湛光陰下,許自己一份與世無爭。一切,那般美好,nuskin 如新仿佛時間就此停住,唯美的定格在了那個瞬間。

所謂的閑看庭前花開花落,漫隨天上雲卷雲舒,也不過如此。

曾幾何時,我的天空,一片明媚,聽鳥語花香,看姹紫嫣紅,歡聲笑語,可至天之涯,海之角。

曾幾何時,在一個全然陌生的城市,一個最無助的時候,收穫了第一份來自陌生人的感動。

曾幾何時,那段成長過程裡,有著最純真,最美好的友誼,兩小無猜,玩樂嬉戲,彼此不分你我。

曾幾何時,有著當時想起便想去撞牆,如今想起仍是懊惱非常的尷尬經歷。

曾幾何時,在那淺色光年裡,有過一段如畫般的清澈遇見,天時,地利,人和。

曾幾何時,也錯失過很多很多機會,一眨眼,一恍惚,便溜走了,再也無際可尋。

曾幾何時,內心深處有著極大的傷心失落時,恨不能找個安靜無人的地方就這樣把自已好好隱藏。

曾幾何時……

白落梅曾說過:“是否有那麼一個地方,你不曾來過,初次邂逅,卻有闊別經年之感”。

我卻想說:是否有那麼一個人,你不曾認識,初次邂逅,不問緣由,卻仿佛這一生的等待就僅僅是為了迎合他的到來。

很早以前,記不清多少歲來著,便已開始喜歡席慕容了,喜歡她詩裡打動人心,纏綿悱惻的愛情故事,喜歡她詩裡唯美憂傷的文字,記得當時,閑來無事的時候總愛捧著她的詩集,細細咀嚼那些文字,讓心淌洋在她筆下的詩情畫意中,任其飛翔,一遍又一遍,不厭其煩,恍忽間,竟也能有尤愛她的《初相遇》裡寫的那樣:

在夢裡,一切都可以重新開始,一切都可以慢慢解釋,心裡甚至還能感覺到,所有被浪費的時光竟然都能重回時的狂喜與感激。

這種美好的感覺,該怎樣去描述,只可意會,不可言傳八字就可。如若硬要去形容,我所能想到的便是:行走在三月草長鶯飛,水墨韻色的如畫江南中,恰逢一場十裡桃花雨於天空中紛紛飄落而下,發梢,肩上,手心,處處皆是,瞬間,陶醉在這片花雨中。若你是愛文字的人,若你是愛席慕容的詩的人,我想,不用說,你便懂。

這世上,有多少人心裡曾出現過這樣一句話:若,時光可以倒流,該有多好!

是啊,這是一種多麼美好的假設,所有的希望,所有的來不及,所有的不甘都寄予在這個假設中,可仔細想想,若是時光倒流,你還會是你嗎?我還會是我嗎?

不求時光能夠倒流,若是可以,只希望,時間,你能,慢一點,再慢一點。

活在如今這個很多人意識裡認為的真心都不值幾個錢的年頭,是一種無奈,在註定的人生裡,我們往往都是隨波逐流,任由命運擺佈。可是不管如何,怎樣都好,就記住一點,切莫在此中迷失了最初的自己。

不是沒見過很多人這樣說:總是沉迷于過去,糾結於曾經,豈不是自尋煩惱。然,許是感性的人說感性的話,過往裡的有些人,有些事,不只是一幅輕描淡寫廖廖幾筆的水墨畫,而是一幅西方鮮明濃厚的水彩畫,nu skin 如新於生命裡翩然而過,留下重重一筆濃厚的色彩,讓你,忘之不能,想之淚流。

人生卻又是那樣的矛盾,總在偶一回眸間,發覺,那些本以為是這輩子,下輩子都不會變的東西,原來,不知何時,早已在歲月的洪流中,模糊了當初的面貌。

也曾經,不願去相信,原來,人世間,有些東西,這般容易就變,我該以何種心情去面對。

流年日深,歲月無情,唯有隨遇而安。

有多少人的世界,能夠做到,繁華落盡,依舊燦爛如初。我不能,你亦不能,只有那些不為名,不求利,淡泊人生,如水般寧靜,如蓮般素雅的人,堪可做到。這是我極喜歡的一種境界,我多麼想朝著這個方向而行,幻想著,期盼著,哪年,哪月,哪日的某一天,不求全部做到,但求能達到如斯境界的一半便好,奈何,自己不過是塵世間一個凡夫俗子,一粒微不足道的塵埃,要做到麼,甚難。

雖說難,但我依然會去努力,就如文字一樣,我喜歡,我便去嘗試,我便去努力,不為浮華,不為其它,僅為自己的這份喜歡,也不知是何時開始喜歡上文字的,朦朦朧朧間,仿佛這份喜歡一直都在,在血液最深處流淌,開始的開始,不曾發覺,卻在哪一天的某個意外輕易的敲開了這座文字大門,從此,走向這條漫漫文學路,坎坷也好,辛酸也罷,我想,我都會帶著這份喜歡,堅持走下去。

一直以為,人世間,只要還在一天,只要還有一份深深喜歡的事,一個深深喜歡的人,那麼,就要去勇敢,勇敢的去付出,勇敢的去面對,不管結果如何,是不是你想要的,至少,你曾經為此,那樣無怨無悔的努力過,在以後的的日子裡,每當去想起,也將了無遺憾。

很久以前,便在想,如若,多年後,容顏遲暮,步履蹣跚之時的某一天,不經間想起,那些年,那個肆意飛揚的青春,那段連桃花都未沾身的年少,那些錦繡如歌的光陰歲月時,心頭會不會有種,恍如隔世,已遙遠得如同上輩子之事的感覺。

是非紛繁的紅塵裡,低眉,垂首,行走,淡淡的來,淡淡的去,如水般,無痕,波瀾不驚,且聽,起風的日子,許一份現世安穩,歲月靜好,有生之年,好好做自己。

曾經,我想,故我在;曾經;我憶,故我在;曾經,我等,故我在;曾經,我一直在。
h  


Posted by hahaha at 18:24重要的時期

2013年07月23日

我執性格的講座

  一大清早聽了唐立淇分析天蠍性格的講座
  也算是更理智的認識了自己一次,原wardrobe closet諒我很八卦
  存在於這個世界,有太多的蝴蝶效應,沒被人發覺
  其實,人的一生,多多少少的改變都只是因為一件自己很在意的事
  比如我從小的夢想就是Accounting in HK當一名老師
  後來我也發現與學生相處,不會太累
  但就是因為某小三曾傷過我,不幸的是她是一名老師
  我通過了無數次的面試筆試講試,但始終不敢踏進這個行業
  因為我的心底有痛,我想這一輩子是忘亞洲知識管理學院不了了,於是我躲得起
  聯想能力太強對於一個情感極其豐富的人來說不是什麼好事
  後來,我熱愛繪畫,黑白工筆劃,我特享受那種琴行由安靜產生的藝術
  某日,得知那名腳踏兩只的男子的另一名女子曾是學美術的,我頓時覺得噁心自己
  一本畫冊就此被焚燒,另一本則被封鎖了,等待哪日心裏的鎖解開了,再翻閱
  畢竟,都是自己的心血,捨不得將所有化為灰燼,裏面暗藏了些許淚水
  中斷了必生的愛好,只是因為年少時用情太深,導致重傷久治不愈
  我想了千方百計來解救自己,勇敢接受事實,大膽丟棄十年甚至是二十年的摯愛
  那又如何,不就是博得紅顏一笑,換個痛痛快快的青春
  那天,你愛上了黑衣女子,我也漸漸愛上黑色的服飾,只想取悅你,讓你看到我是歡喜的
  正如,我執於你時,聽你愛聽的歌,吃你愛吃的食物,將自己裝扮成你愛的模樣
  到頭來還是落了個相忘於江湖,想想我是何必
  無數個夜深人靜的時候,心在跟自己講,其實真的倒是希望他是個騙子
  是終究會有一個人受傷,我寧願是我,我可以極力從負能量中尋找正能量
  而你恐怕是一蹶不振,治癒能力不強
  忘記你我做不到,我已經不知道下半輩子該怎樣敢愛敢恨
  深陷其中我又開始混亂了,我又不懂自己了,好陌生
  太敏感的神經 本不該太認真 一觸動都痛,痛到自己就像是躺在冰棺裏的人
  我只是極力挽回,這黑暗的縫隙裏,閃現的一絲光亮
  就像她分析的,一百個人稱讚你,你不會很在意,因為所有的成績都是自己創造的
  即便只有一個人批評你,看不起你,你就特別在意,你想要上刀山下火海的逆轉
  這般痛苦這般糾結,我只能將自己置之度外,遠遠地看自己如何固執,如何癡情,如何抑鬱
  何時是一個盡頭,也許本沒有盡頭,其實都不重要了
  我只是開始對未來有種強烈的危機感,沒有規劃好的生涯總是彎彎曲曲,顛沛流離
  一世輪回千百次,是上輩子太風流還是這一生報復不夠  


Posted by hahaha at 11:18Comments(0)重要的時期

2012年08月09日

是一句漂亮的空話

說到魏晉,人們首先想到“魏晉風度”。是啊,魏晉的風氣、風骨、風流、風韻,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又如黃河氾濫,一發不可收拾。即便千年以後,每當我翻閱史書,仍有一種破空而來的感覺part time

魏晉時期是我國歷史上一個非常重要的時期。在這一時期,文學、藝術、宗教、哲學都有了非常大的發展和改變,這的確是一個華麗的時代。但這又是一個充滿暴力與血腥味的時代,因此我稱之為“華麗血時代頭痛”。

魏晉有“手揮五弦,目送歸鴻”的從容閒適,有“乘興而來,興盡而返”的灑脫不羈,有金穀宴遊的談笑風生,有蘭亭集會的放浪形骸,也有蘭亭鶴鳴的悔恨,也有新亭對泣的傷感,更有“廣陵散於今絕矣”的長歎,更有“永嘉之亂”、衣冠南渡的悲歌悉尼自由行……

在讀歷史的過程中,我覺得文學過於浪漫和美麗,而忘記了真實、平凡甚至是低俗。歷史總是要記住真實、平凡甚至低俗,有時不得不摒棄那些浪漫和美麗。我眼中的魏晉自然和文學家、文藝學家、哲學家的不一樣,我只是個小人物,我更關注平凡人物的歷史遭際護髮

漢靈帝中平元年,黃巾亂起,四海淵湧,生靈塗炭。及至曹氏建魏,中原稍安;司馬篡權,滅蜀平吳,寰宇一統。王祚不興,八王作亂;仁義不修,五胡亂華,遂有永嘉之亂、衣冠南渡。中原百姓要麼離鄉背井,遠涉江湖,要麼像畜生一樣被胡虜奴役、屠殺。慘烈之時,中原漢人竟然沒有胡人多,“白骨露於野,千裏無雞鳴”。後趙大將冉閔,振臂高呼,起兵反抗,頒佈“屠胡令”,中原漢人群起而殺胡人,又是一片腥風血雨……隨後的各個政權交替興起,互相攻伐,中原百姓生不如死。若非衣冠南渡,華夏文明幾乎滅亡mortgage calculator

而那些退守江南的衣冠士族,要麼忙於爭權奪利,要麼沉迷清談玄理,要麼悠遊山水丹青,卻不知今日之亂正是由於這些門閥貴胄的驕奢淫逸,清談誤國。這些成天不用為生計發愁的名士大人們,最愛做的事就是喝酒談玄,服五石散,當然也會勾心鬥角,權謀使詐。一旦身死家滅,又裝著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有幾人是真正為社稷蒼生著想?對於這些人的遭際,我並不感到同情,我更在乎的是那些升鬥小民的命運。一家哭勝過一路百姓哭!  


Posted by hahaha at 12:00Comments(0)重要的時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