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06月14日

許生命有絲留白



夜繾綣,意闌珊,輕執筆端,注滿思念。墨飄香,字舒展,字裏行間,點點念。月盈月缺,惆悵晃過千年,夢卻依然未圓。

鋪一蓮素箋,任唯美的牽戀,在幽幽清香中輾轉癡念,輕攏隔世的花香,綰起今世的思緒萬千,翩然紛飛成蝶,悄然翕動,在你的指肩。

可知,你呼吸的節奏,是我曼舞的旋律,你一眸的清澈,是暖我心靈的湧泉,你淺淺的笑臉,醉了生命的整個春天。

思緒在墨香裏遊弋,心事在文字裏流淌,每瓣花的凋謝,零落著心事,定格於一紙憂傷,在你的眸底,盡展心酸。我在文字裏,靜靜等待,等待風兒呢喃,吹過心海。

冷月如歌,風兒纏綿,夢在夜色裏華麗的盛開,猶如煙花,穹頂絢爛,落寞於拂曉的青煙。那瞬間的輝煌,迷離了誰的眼?那抹飄渺,可能彈去顰眉上的幽怨?那越來越瘦的夢,還能承載幾番花開爛漫?怕越來越乾枯的靈魂,泛涼筆端。而你,依然端坐彼岸,靜默安然,看我相思如雪,日夜吟唱,清瘦如綿長的詩篇。

望斷蒼穹天幕,一行遠去的白鷺拉長了惆悵,哀鴻聲聲裏,蝶去花殘,碎心片片,鋪一地枉然。低眉撫一箏柔情,讓芳菲散入四季,香薰流年。彈落一地憂傷,任一盞離愁往事,蒼然碎於心的堤岸。清唱世間燈花癡纏,自此是否,獨載春光不載愁,獨攬一懷月色,在葉落的深秋?

雨是君名,我便在雨裏固執的守候停留,任你的名字盈盈繞繞,繚一懷丁香的心結,暈染在心頭眉梢。淡煙輕籠細雨,撚根雨絲作心弦,輕彈淺唱。裁幾縷柔纖婀娜,垂一簾幽幽舊夢,夢裏影兒相依花間醉,夢外,夢繭孤影破來生。亦真亦幻,都難逃心靈深處的呼喚。斟滿滿一杯雨水,和淚飲下,這樣是否就能,不離不棄,生死相依?

煙花不堪剪,思戀剪不斷,收攏思緒,依然理不出起點和終點。欲說還休的無奈,終是鏡花水月之緣,無根怎系塵寰,是緣淺情才深,還是情深有羈絆,情到深處人孤獨,聚散自兩難。那些逝去的過往,無從分辨,無從尋覓,無從探究。靈動的思念,相思的畫卷,何處可落款?

一別經年,韶華荏苒,當滄海變桑田,就讓往事東風西去,卷盡殘陽的落寞。餘生,與風和歌,伴雨同行,枕月而眠。與君,相遇紅塵深深處,相望淡淡雲水間。  


Posted by hahaha at 16:41Comments(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