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08月19日

如果,我已不在!

紮在悲歡離合的生命裡這麼多年,總能讓我清晰的看見來者去客的痕跡。歲月的河流卻把故事的細節洗刷得所剩無幾,終於讓我遺忘了它的起點和散去,只有僅剩的碎碎餘香飄過歲月的縫隙,漸漸把記憶點起漣漪。

一路走來,不知道有多少紅塵碎去的落花在眼前無聲飄落,如新nuskin香港成為了瞬間的插肩而過。那看似美景良辰的漫天花飛風舞,卻能令人歎息萬分,想說些什麼卻不知道該怎樣表達,想留下些什麼,卻總能感到有種窒息的憂傷在心間蠢蠢悸動,最後成為一片荒野的沙啞,就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

我不知道,在這花落歸塵的瞬間裡,將會有多少人正在被歲月的利劍剝奪著自己的生命。而自己能做的只是靜靜等待那一天的到來,別無他選,只有用堅強的笑容來面對生命枯萎的那一刻。

其實,生命它是一個極其奇妙的東西,每個人的生命都有所不同,或長或短,令人無法猜透。有時它很是頑強,歷盡千苦萬難依然傲立人間,有時卻是非常的脆弱,一不小心就把人生的詩章結了句,完了章,然後就默默的功成身退了。

在無情的歲月裡,我不記得看過了多少個人的人生結章。也不知道以後的將來,我還得面對多少次陰陽相隔的故事在我的生命裡添上一筆路過的痕跡,更不知道下一刻會是誰離我而去,我又將會在哪裡。

我知道,誰都無法把握自己的生命能在塵世逗留的時間有多長,它也許會很久,也可能在下一秒就揮揮手什麼也不帶走了。也許,這一切的一切,上蒼早已在冥冥中安排好了吧!

也許,在這無可奈何的生命裡,我們總會留下些許什麼,一如走過的歲月痕跡,一如寫下的經年故事。只是不知等到萬物枯竭,自身長埋黃土之時,這些有影無形的痕跡,會不會還在歲月縫隙的盡頭撕扯著流年的勇往直前。我不知道,待到我離去的多年以後,還會不會有人憶起我曾來過的身影,去時的笑容。是否,有人會為我的故事落下那一點永恆的珍藏置放於心間。

如果,我像那落花般無聲無息的輕輕飄落,前來觀賞的遊客將會有幾人,拾起來捏在手心撫摸的又將會是誰?我不知道,當這場終結的落幕美景,香港如新盡情的搖晃在人們眼前時,那會是個怎樣的場景,是萬人的歡送會,亦或是寂寞的冷冷凋零?

我不知道,不知道在我離去的時候,能記起我的人會有幾個。我也不知道,我的離去有誰會感到惋惜、痛到心酸。

如果,我已不在。我無主的靈魂將會遺留在哪片雲彩裡棲宿?或是漂流在哪個時空中安靜的沉睡。

如果,我已不在。我的身影是否會隨著片片落葉的敗去而葬塵千尺,或者在人們的記憶裡時而蕩起熟悉的笑容,時而隱藏在心裡。

如果,我已不在。我的故事在後人的記憶裡,是否會從多彩的花海慢慢成為了黑白,由清晰而變得模糊。

人走茶涼,故事會慢慢的泛黃。我知道,當我真正離去的那一刻,所有與我有關的悲歡離合,都將會陷入一場獨一無二的告別之後,紅塵間的一切跟我就再也沒有任何瓜葛了。

也許,這就是生命走到盡頭時唯一的結局吧! 也許,世間的萬物,都會在經歷過種種後,nu skin 如新最終化成一剪西風飄向遠方,之後也就再沒有人記得你來過的身影,去時的方向了!

或許,等我離去後,那些有我的故事,就在那無人走過的角落裡擱放著,沒有多大魅力吸引人們前來翻閱,也沒有多少風雨陽光的侵蝕。它就在某處水榭樓閣的暗格裡,靜靜跟著歲月的長河走向遙遠的邊年,直至永恆。  


Posted by hahaha at 17:51最美的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