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08月30日

有生之年,好好做自己

孤鳥飛過天空時的仰望,細雨飄過髮際時的恍神,秋風拂過樹梢時的蕭瑟,熟悉旋律縈繞于耳時的心動,經個某個街角駐足時的凝眸,燈火闌珊深外時的落寞……這些,不需多言,nuskin hk分明是我在時光的這頭念起你了——流年裡的曾經。

我們是否都曾這樣,路,走著走著,就想停下來,尋一方煙波飄渺的臨水湖畔,將心靠岸,洗去塵埃,仿若滿身疲憊;是否都曾這樣,日子,過著過著,就開始喜歡追憶過往,沉靜在那一片已然回不去的汪洋大海中,不可自拔,思緒紛飛,菀爾流轉間,心甚為複雜,說不清,道不明,未語,淚已千行。

看窗外,又是一個天高雲淡,秋景怡人的日子,聽,樹葉沙沙作響,道是又起風了,那麼,就在這樣一個起風的日子裡,于時光的這頭看向那頭,去細數那些流年裡,來得及,來不及的朝朝暮暮。

曾幾何時,最愛的便是,在一個芳草鮮美,淡而寧靜的悠閒午後或早晨,捧一本好書,泡一杯清茶,聽一首柔和婉約的輕音樂,有幾許淺淺的溫暖陽光撲打身上,在湛湛光陰下,許自己一份與世無爭。一切,那般美好,nuskin 如新仿佛時間就此停住,唯美的定格在了那個瞬間。

所謂的閑看庭前花開花落,漫隨天上雲卷雲舒,也不過如此。

曾幾何時,我的天空,一片明媚,聽鳥語花香,看姹紫嫣紅,歡聲笑語,可至天之涯,海之角。

曾幾何時,在一個全然陌生的城市,一個最無助的時候,收穫了第一份來自陌生人的感動。

曾幾何時,那段成長過程裡,有著最純真,最美好的友誼,兩小無猜,玩樂嬉戲,彼此不分你我。

曾幾何時,有著當時想起便想去撞牆,如今想起仍是懊惱非常的尷尬經歷。

曾幾何時,在那淺色光年裡,有過一段如畫般的清澈遇見,天時,地利,人和。

曾幾何時,也錯失過很多很多機會,一眨眼,一恍惚,便溜走了,再也無際可尋。

曾幾何時,內心深處有著極大的傷心失落時,恨不能找個安靜無人的地方就這樣把自已好好隱藏。

曾幾何時……

白落梅曾說過:“是否有那麼一個地方,你不曾來過,初次邂逅,卻有闊別經年之感”。

我卻想說:是否有那麼一個人,你不曾認識,初次邂逅,不問緣由,卻仿佛這一生的等待就僅僅是為了迎合他的到來。

很早以前,記不清多少歲來著,便已開始喜歡席慕容了,喜歡她詩裡打動人心,纏綿悱惻的愛情故事,喜歡她詩裡唯美憂傷的文字,記得當時,閑來無事的時候總愛捧著她的詩集,細細咀嚼那些文字,讓心淌洋在她筆下的詩情畫意中,任其飛翔,一遍又一遍,不厭其煩,恍忽間,竟也能有尤愛她的《初相遇》裡寫的那樣:

在夢裡,一切都可以重新開始,一切都可以慢慢解釋,心裡甚至還能感覺到,所有被浪費的時光竟然都能重回時的狂喜與感激。

這種美好的感覺,該怎樣去描述,只可意會,不可言傳八字就可。如若硬要去形容,我所能想到的便是:行走在三月草長鶯飛,水墨韻色的如畫江南中,恰逢一場十裡桃花雨於天空中紛紛飄落而下,發梢,肩上,手心,處處皆是,瞬間,陶醉在這片花雨中。若你是愛文字的人,若你是愛席慕容的詩的人,我想,不用說,你便懂。

這世上,有多少人心裡曾出現過這樣一句話:若,時光可以倒流,該有多好!

是啊,這是一種多麼美好的假設,所有的希望,所有的來不及,所有的不甘都寄予在這個假設中,可仔細想想,若是時光倒流,你還會是你嗎?我還會是我嗎?

不求時光能夠倒流,若是可以,只希望,時間,你能,慢一點,再慢一點。

活在如今這個很多人意識裡認為的真心都不值幾個錢的年頭,是一種無奈,在註定的人生裡,我們往往都是隨波逐流,任由命運擺佈。可是不管如何,怎樣都好,就記住一點,切莫在此中迷失了最初的自己。

不是沒見過很多人這樣說:總是沉迷于過去,糾結於曾經,豈不是自尋煩惱。然,許是感性的人說感性的話,過往裡的有些人,有些事,不只是一幅輕描淡寫廖廖幾筆的水墨畫,而是一幅西方鮮明濃厚的水彩畫,nu skin 如新於生命裡翩然而過,留下重重一筆濃厚的色彩,讓你,忘之不能,想之淚流。

人生卻又是那樣的矛盾,總在偶一回眸間,發覺,那些本以為是這輩子,下輩子都不會變的東西,原來,不知何時,早已在歲月的洪流中,模糊了當初的面貌。

也曾經,不願去相信,原來,人世間,有些東西,這般容易就變,我該以何種心情去面對。

流年日深,歲月無情,唯有隨遇而安。

有多少人的世界,能夠做到,繁華落盡,依舊燦爛如初。我不能,你亦不能,只有那些不為名,不求利,淡泊人生,如水般寧靜,如蓮般素雅的人,堪可做到。這是我極喜歡的一種境界,我多麼想朝著這個方向而行,幻想著,期盼著,哪年,哪月,哪日的某一天,不求全部做到,但求能達到如斯境界的一半便好,奈何,自己不過是塵世間一個凡夫俗子,一粒微不足道的塵埃,要做到麼,甚難。

雖說難,但我依然會去努力,就如文字一樣,我喜歡,我便去嘗試,我便去努力,不為浮華,不為其它,僅為自己的這份喜歡,也不知是何時開始喜歡上文字的,朦朦朧朧間,仿佛這份喜歡一直都在,在血液最深處流淌,開始的開始,不曾發覺,卻在哪一天的某個意外輕易的敲開了這座文字大門,從此,走向這條漫漫文學路,坎坷也好,辛酸也罷,我想,我都會帶著這份喜歡,堅持走下去。

一直以為,人世間,只要還在一天,只要還有一份深深喜歡的事,一個深深喜歡的人,那麼,就要去勇敢,勇敢的去付出,勇敢的去面對,不管結果如何,是不是你想要的,至少,你曾經為此,那樣無怨無悔的努力過,在以後的的日子裡,每當去想起,也將了無遺憾。

很久以前,便在想,如若,多年後,容顏遲暮,步履蹣跚之時的某一天,不經間想起,那些年,那個肆意飛揚的青春,那段連桃花都未沾身的年少,那些錦繡如歌的光陰歲月時,心頭會不會有種,恍如隔世,已遙遠得如同上輩子之事的感覺。

是非紛繁的紅塵裡,低眉,垂首,行走,淡淡的來,淡淡的去,如水般,無痕,波瀾不驚,且聽,起風的日子,許一份現世安穩,歲月靜好,有生之年,好好做自己。

曾經,我想,故我在;曾經;我憶,故我在;曾經,我等,故我在;曾經,我一直在。
h  


Posted by hahaha at 18:24重要的時期

2013年08月19日

如果,我已不在!

紮在悲歡離合的生命裡這麼多年,總能讓我清晰的看見來者去客的痕跡。歲月的河流卻把故事的細節洗刷得所剩無幾,終於讓我遺忘了它的起點和散去,只有僅剩的碎碎餘香飄過歲月的縫隙,漸漸把記憶點起漣漪。

一路走來,不知道有多少紅塵碎去的落花在眼前無聲飄落,如新nuskin香港成為了瞬間的插肩而過。那看似美景良辰的漫天花飛風舞,卻能令人歎息萬分,想說些什麼卻不知道該怎樣表達,想留下些什麼,卻總能感到有種窒息的憂傷在心間蠢蠢悸動,最後成為一片荒野的沙啞,就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

我不知道,在這花落歸塵的瞬間裡,將會有多少人正在被歲月的利劍剝奪著自己的生命。而自己能做的只是靜靜等待那一天的到來,別無他選,只有用堅強的笑容來面對生命枯萎的那一刻。

其實,生命它是一個極其奇妙的東西,每個人的生命都有所不同,或長或短,令人無法猜透。有時它很是頑強,歷盡千苦萬難依然傲立人間,有時卻是非常的脆弱,一不小心就把人生的詩章結了句,完了章,然後就默默的功成身退了。

在無情的歲月裡,我不記得看過了多少個人的人生結章。也不知道以後的將來,我還得面對多少次陰陽相隔的故事在我的生命裡添上一筆路過的痕跡,更不知道下一刻會是誰離我而去,我又將會在哪裡。

我知道,誰都無法把握自己的生命能在塵世逗留的時間有多長,它也許會很久,也可能在下一秒就揮揮手什麼也不帶走了。也許,這一切的一切,上蒼早已在冥冥中安排好了吧!

也許,在這無可奈何的生命裡,我們總會留下些許什麼,一如走過的歲月痕跡,一如寫下的經年故事。只是不知等到萬物枯竭,自身長埋黃土之時,這些有影無形的痕跡,會不會還在歲月縫隙的盡頭撕扯著流年的勇往直前。我不知道,待到我離去的多年以後,還會不會有人憶起我曾來過的身影,去時的笑容。是否,有人會為我的故事落下那一點永恆的珍藏置放於心間。

如果,我像那落花般無聲無息的輕輕飄落,前來觀賞的遊客將會有幾人,拾起來捏在手心撫摸的又將會是誰?我不知道,當這場終結的落幕美景,香港如新盡情的搖晃在人們眼前時,那會是個怎樣的場景,是萬人的歡送會,亦或是寂寞的冷冷凋零?

我不知道,不知道在我離去的時候,能記起我的人會有幾個。我也不知道,我的離去有誰會感到惋惜、痛到心酸。

如果,我已不在。我無主的靈魂將會遺留在哪片雲彩裡棲宿?或是漂流在哪個時空中安靜的沉睡。

如果,我已不在。我的身影是否會隨著片片落葉的敗去而葬塵千尺,或者在人們的記憶裡時而蕩起熟悉的笑容,時而隱藏在心裡。

如果,我已不在。我的故事在後人的記憶裡,是否會從多彩的花海慢慢成為了黑白,由清晰而變得模糊。

人走茶涼,故事會慢慢的泛黃。我知道,當我真正離去的那一刻,所有與我有關的悲歡離合,都將會陷入一場獨一無二的告別之後,紅塵間的一切跟我就再也沒有任何瓜葛了。

也許,這就是生命走到盡頭時唯一的結局吧! 也許,世間的萬物,都會在經歷過種種後,nu skin 如新最終化成一剪西風飄向遠方,之後也就再沒有人記得你來過的身影,去時的方向了!

或許,等我離去後,那些有我的故事,就在那無人走過的角落裡擱放著,沒有多大魅力吸引人們前來翻閱,也沒有多少風雨陽光的侵蝕。它就在某處水榭樓閣的暗格裡,靜靜跟著歲月的長河走向遙遠的邊年,直至永恆。  


Posted by hahaha at 17:51最美的祝福

2013年08月12日

靜雪,幽蘭賦


天竺有空穀,幽蘭生其中。清綽難自棄,雪暗香幾重?


曾幾何時,我躑躅夜半,攬月獨望,nu skin 如新碧海輕綃雲遮面,一渡萬水千山,一問春有幾番?知你他鄉何處,心遠路長,風雨俏立,更多春紅凋零。

一書鴻雁至,讀你芳心暗自來,輕解了離恨數重,化去幾多思量,還留一番愁滋味,化作秋水芳草,催我九轉回腸。

今夜文章寫盡,斜倚在高樓獨處,是否女兒更多情,nuskin 香港望一江落葉東去,相思留誰?筆尖花開有芬芳,筆端花謝惆悵,字字句句空斷腸。

輾轉江南思美好,夢裏總是倩影,夢外佳人難尋。又似去了陌上,nuskin產品看桃梨春生飛落英,你顧自低吟,拈得相思片片,紅箋書滿卻難寄。

花謝經年,知又南國春一夢,散盡了一地孤芳,緣分一場,不知你今身歸何處?只憶那玉人,憑欄凝眉暗愁。輕提羅裳,纖腰婉轉,碎步穿庭院深深,步步裙裾看花間蝶來翩翩。

又將獨上蘭舟,涉水而來,淚濕紅顏喜相逢。香港如新曾去燕子飛落處,雙宿簷下,呢喃聲聲,留我心頭幾時休?  


Posted by hahaha at 11:41Comments(0)

2013年08月01日

豆粒兒的故事

我的右手食指蛋上有一個豆粒兒大小的疤痕。它不青不紫也不顯眼,但一直跟定我,和我血肉相連。它記憶著我童年的一個故網站SEO事。

小時候,我個頭小,瘦骨伶仃形象猥瑣不說,父親還是個“黑幫”。因而,在村裏我總是別的娃子的“下酒菜”。村東的歡喜挑釁我,要和我扳跤子,我明知道他比我小幾歲,我一個絆腳就會把他摔個狗吃屎,但我卻沒有勇氣和他架式;隔壁的香娃子“拿”走了我的鋼筆,我給奪了回來,他卻惡人先告狀,倒說我偷了他的鋼筆,害得我挨了父親一個響亮的耳刮子;書記的兒子和同學瘋架,把人家騎著當馬使,我氣憤不過去拽他,他卻指著我的鼻樑,“你他媽的右派的兒子,想造反啦?”我就怵得像根木頭戳在花心姿那裏……

那些年,孤獨、怯弱和自卑就成了我最要好的夥鼻炎伴兒。

臘月的一天,紛紛揚揚地飄著雪花,煎熬了四季的鄉村正企盼著年的光臨。條件好的人家已開始燙雞殺豬,操辦年貨。即使在窮的人家也得磨上一、兩桶豆腐。

村裏的豆腐鋪前,一個大點的男孩指著大人們剛推完豆腐卸下來的石磨,吆喝道:“來,我們把磨盤掀起來,把磨剩的豆粒掏出來燒著吃吧。”

這意外的天賜,對常年只能吃上稀飯青菜紅苕蛋的鄉里娃,無異於美味佳餚了。我們自然高興得手舞足蹈蜂擁而上,“一、二、三啦——”磨盤扳開了。果然,磨縫裏白白胖胖地躺著不少豆粒兒。

“老三,快、快掏呀!”我好像已經聞到了豆香,便急急忙忙地把手指伸進磨縫。但還沒等我掏出一顆豆粒兒,只聽見“啪——”的一聲,他們突然丟下了沉重的磨盤。我直感到眼冒金星,猛地拽出手指來。只見我的右手食指被砸得血肉模糊,指甲翹得老高,鮮紅的血“滴噠、滴噠”地灑落在雪地裏,很快洇紅了一大片。但他們自顧自一哄而散做鳥獸狀,任憑我抱著血淋淋的手在寒風中嚎啕。

回到家裏,母親一邊為我清洗包紮手指,一邊愛憐地喝斥我:“人家讓你掏磨子你就掏呀,人家讓你吃屎你吃吧?人總得要有一點主見吧!”

從此,我的右手食指上留下了一個豆粒兒大的疤痕。母親的那句話也刻骨銘心地留在了我的腦海裏。  


Posted by hahaha at 13:40Comments(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