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09月27日

觸碰我們無法癒合的殤

風吹拔節的希望,沙沙伴奏著收穫的景象。然而那盛開的愛情卻在風中流浪,不經意間,濕潤眼眶,聽!是誰在風中吟哦,吟哦著悲涼,觸碰我們無法癒合的殤。
收穫的季節,誰的愛情無處流放? “我給你最後的愛,是把手放開”,王菲離婚了,這是李亞鵬最後的對白。突然明白感情是如此脆弱,薄如蟬翼。牛欄牌相濡以沫的愛人演變為形單影隻的過客。即使接受了這個事實,讓人心裡也很苦澀,情愫的糾結,難以釋懷。如果沒有結局,何必要開始呢。因為愛情這劑苦藥,蠱惑人心,一聲嘆息,華麗轉身!
或許愛情本身就是善意的謊,怎麼會有臆想的地久天長?
生活簡單就迷人,人心簡單就幸福。當崢嶸的歲月鯨吞過往的沙漏,我們漸漸迷失了昨天的自己,走過的曾經,像褪色的夢,來不及尋覓,便杳無影踪。就像看過的你的面容,是不是若干年就會變成熟悉的陌生。任憑鵝黃的歲月,風乾思念的溫度。我們總要走過那段緬懷的場景,再也贖不會那溫暖的掌紋,如同一籠輕盈的風,攜去守望的愛情。
落日素裹的黃昏,總會有伶仃的傷感,或許時光太瘦,指縫太寬,你的輪廓總會不經意浮現,勾勒的光暈,讓人忍不住淚點闌珊。
  長不過執念,短不過善變。永遠只是假想的明天,把自己束縛在思念的原點,塵煙淡水流年。碼一座守望的城牆,你在汜水之畔,我在弱水彼岸,清淺相隔,已錯過在茫茫人寰。
那條叫輪迴的老巷,不經意間就勾起了塵世過往,是不是,還有曾經難以割捨的遺忘,不然不會讓自己暗自神傷;或許還有零碎的思念,淡若云煙薄似清霜,將回憶一次又一次延綿拉長;抑或著燈火闌珊處的守望,不小心間灼熱眼眶,怎麼還敢奢求,我想要的地久天長......
  你不願意種花。你說,我不願看見它,一點點凋落。是的,為了避免結束,你避免了一切開始。
一個人,一些事,若想挽留,會有萬千理由。若想放棄,只有堅決不回頭。那我義無反顧的行走,你會不會心疼的挽留,不放手……
  有人問:幸福是什麼?其實很簡單,幸福就是這樣十指相扣,走進對方的心裡。可如果我沒有走進你的心裡,就選擇放棄,因為愛情已不在原地。原來思念是有保證期的,謝謝你贈給我的一場空歡喜,我們有過的美好回憶,讓淚水染的模糊不清,偶爾想起,記憶猶新。牛欄牌回收就像當初,我愛你,沒有什麼目的,只是愛你!
愛情就像《圍城》裡方漸鴻所說的:可能就為了唐曉芙,情感都消耗完了,不會再擺佈自己了。那種情感,追想起來也可怕,把人擾亂得做事吃飯睡覺都沒有心思,一刻都不饒人,簡直就是神經病,真要不得!不過,生這種病有它的快樂,有時寧可再生一次病……愛情或許就是這麼奇怪,會為了她燃燒自己,處在戀愛期的人智商下降為零,但依然幸福。然而就是這薄如蟬翼的情感因為一些小小的糾葛,勞燕分飛。敗給時間、金錢抑或距離,多少倉促的離分,唏噓蒼白的回憶;多少不堅定的信念,瓦解愛的堡壘;多少海枯石爛的誓言,夭折在未兌現的明天。可愛情依然如故,在不同的城市重演一幕幕。
生活告訴你,你應該長大了;夢想告訴你,你應該有一顆童心。流光飛轉,長大的是年齡,不變的是童心。明知道有些愛,止於唇齒,掩於歲月。牛欄牌問題奶粉卻依然用一顆溫柔的心愛著,用最初的執念,感動低眉的野草,明媚伶仃的花瓣。愛著那如拋光潤澤的歲月,愛著那枝椏繁盛出的希望。
或許有一天我們都老了,但是我還能記得你讓我心動的日子。就像無意間的驚鴻一瞥,你明媚了那些流光飛轉的歲月。從此卑微一顆靈魂,為你匍匐到塵埃,只為觸摸你指尖的溫度。不解因果,不乞卜卦,只願在我垂垂老矣的時候,回憶美如沙畫,你掌紋的溫暖是最好的光華。
捨與捨得,無非是一場輪迴,但願在傯倥的歲月裡,不怕容顏催老,惟願智慧永存。我所能謹記的,就是在慈悲簡淨的時光裡,挽留一襲清涼的風,深鎖一簾幽境的夢。流轉的沙漏裡,擁有上善若水的篤定,讓默默的思念承載一生幽遠的夢。
起風的薄秋,總有份意猶未盡的清爽。就讓那份純粹的愛戀荒蕪在沉睡的年輪中吧!  


Posted by hahaha at 13:32Comments(0)牛欄牌奶粉

2013年09月11日

惆悵舊歡如夢!



記憶的埂上,總會有兩三朵娉婷,披著情緒的花,無名的展開。你不願種花,你曾說,你不願看見它一點點凋謝;是的,為了避免結束,你避免了一切開始。

那個屬於你的角落,我默默將之囚禁,讓蔓草瘋長不息,讓微雨淅瀝不止。我獨羡慕古代的女子,可以琵琶弦上說相思,所以我效仿古人,把對你的思念寫成一本恰好的詩集,期待有朝一日在世界的某個角落裡與你重逢,為你講解夢幻煙火。

一個人是詩,兩個人是畫。在沒有你的日子裡,我如詩一般靜靜地回味著愛情這杯苦酒。我決定了去一個和你背道而馳的方向,原本我一直想要追隨你的方向,可是時間慢慢的腐蝕了那麼多的記憶。

我很想和你一直在一起,只是銳利的歲月可以將一個骨肉豐盈的人,削減到無比瘦瘠。曾經漂浮的我,不知從何時起,嚮往一種平實的安定。我渴望有那麼一個人,像以前的你那樣,早上醒來便會看到你的資訊“豬,起床了”和好幾個未接來電,我渴望有那麼一個人,在我的留言板上留下“豬,晚安,麼麼”;我渴望有這樣一個人,在他的日誌裡寫著許多關於我的文章;我渴望有那麼一個人,在我更新狀態的時候,第一個給我評論;我想有那麼一個人,在我看愛情電影的時候會想起他。我想有那麼一個人,可以讓我對他毫不設防,可以讓我為他開放鎖了很久的空間;我想有那麼一個人,在他的QQ簽名裡告訴我他生氣,他快樂,他傷心;我想有那麼一個人,讓我忘記生活中的煩惱,想到他嘴角就會微微上揚;我想有那麼一個人,為我買來和他手機鏈配對的手機鏈;我想有那麼一個人,讓我吃醋,讓我甜蜜,讓我體會到純純的愛;我想有那麼一個人,能在他朋友聚會,家庭聚會,同事聚會中,不分場合的提到關於我的話題;我想有那麼一個人,和我手拉著手,在林蔭小路中並肩躺著,在鬆軟的沙灘上,看星星,聽海聲。我想有那麼一個人,在我最無助最傷心的時候把我摟在懷裡,像爸爸撫摸女兒的頭一樣撫摸著我的頭。我尋遍了萬千世界,我發現這個人非你莫屬!

你轉身太過倉促,太過決絕。我知道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可你對我信誓旦旦的承諾永遠時我依然選擇相信,直到現在。我問你永遠有多遠,你說就是和我在一起一輩子,除非我先放手。只是這一句永遠只有180天。或許人世間根本沒有什麼永遠,你我千里迢迢來赴一場盟約,有一天驟然離去,或許,再相逢就是隔世。

我查閱了好多小說和帖吧,我希望可以找到分手後又和好的案例。但是現實如此慘澹,分手後就不會在一起了。我們沒有可能一起攜手到老了。畢竟我們正在向兩個不同的世界大踏步邁進。

曾經的我,寄居在你給我流沙一樣的愛情世界裡,一面是忘情的沉溺,一面是透骨的清醒。我留戀的是這浮塵擺蕩的感受,像是“紅爐一點雪”,只是那一瞬間,那麼美,之前之後都已經不重要了。就算立即融化了,也是惆悵舊歡如夢!  


Posted by hahaha at 15:25Comments(0)左右幸福

2013年09月05日

桑葚留給我的美好感覺就又回來了

我在院子裏的地上看到了一大片桑葚,快步奔過去,歡快地拾撿了起來,鋁窗 並對著劉俞餘的窗戶大聲地喊,劉俞餘,你家桑葚掉了一地,你為什麼不撿啊,劉在房間裏忙著,說,你撿吧,我們吃不完的,樹上的也可以隨便摘,於是我撿得就更理直氣壯,更歡快了。

接連一個多星期,我從外面回來,經過桑葚地,都要俯身撿一小捧--

今天更是過分,用竹竿敲落下很多---

劉俞餘是散落在民間的花仙子,她與花草有一種天然的親緣,她在房前屋後種了好幾大盆花草,都侍弄得鬱鬱蔥蔥,蓬蓬勃勃的,有兩盆月季更是神奇,花瓣繁密重疊,層次錯落有致,開出的嫩黃色的花嬌豔又華貴,與牡丹相比也不會遜色到哪里,這些花草擺放在樓梯邊,裝點著我們普普通通的日子,進出樓梯時大家都會先看它們一眼 。

劉俞餘家門前原先有一棵高大的桂花樹,不知從那一天起,也不知什麼原因,它繁茂的枝葉開始一點一點地脫落,最後只剩下乾枯的枝幹,再然後,枝幹也哢嚓哢嚓地墜落向大地,剩下衰老孤獨的身軀頑強支撐,身軀失去了生命機能,開始慢慢向西傾斜,樹皮也開始發黑發暗,看著它這副樣子,我們知道,它距離生命的大限不遠了,都感到無奈和傷心---

這棵陪伴了我們十來年的大樹,曾給我們帶來許多慰藉和陰涼---

每天下班回來,鄰里相遇了,並不急著回家,而是站在這棵樹下聊聊天,逗逗孩子,或者點評一下樹蔭下的那幾盆月季花,看看哪幾個花苞開了,哪一個還要過幾天才能綻放,平凡的日子就在這說說笑笑中輕鬆自在地滑了過去,現在它要捨棄我們而去,真讓人傷心。

大家打電話叫有關人員來診治,但也沒說出什麼道道,熒幕防窺片也沒有什麼好辦法,因為怕哪一天大樹干支撐不住轟然倒地砸傷人,單位領導就叫民工鋸了樹幹,空出來的地方像一個巨大的傷疤,非常刺眼,大樹用傷疤留下它生命的痕跡,讓人想起它活著時的美好.

劉俞餘為了安慰大家,就在大樹的旁邊栽種了兩顆桑樹,還在她家後院的門前也種了兩棵,桑樹不負眾望長得很快,很快串至兩三米高,我常常出神地望著小桑樹,幻想著自己要是能像桑樹那樣長高一點就好了。

三四年過去了,桑樹已經長到四五米高,枝繁葉茂,像把巨傘,給我們撐開一片陰涼,彌補了桂花樹留下的遺憾,春夏之交枝頭上還綴滿桑葚,桑葚像一盞盞小燈籠,給我們這平凡的社區帶來一抹光亮--

現在我雙手捧滿紫紅的桑葚,像捧著一段珍貴的歲月---

小時候我曾養過蠶寶寶,灰白肥胖的蠶寶寶,將軟塌塌的小身子匍匐在桑葉上,一點一點地慢慢蠕動,慢慢蠕動,別看它個頭不大,吃起桑葉來可是毫不含糊,看著紙盒裏的桑葉千瘡百孔了,看著桑葉一點一點被蠶啃食殆盡了,我心急如焚,像無頭蒼蠅四處尋找桑葉,找不到時,做夢都會夢見一棵棵桑樹在我面前迎風招展,走在路上就希望路邊的每一棵樹都是桑樹,那形狀、紋路都極相似的綠葉子為什麼就不能是桑樹葉呢? 我多次在心中深深歎息--

後來不養蠶了,倒是在離家不遠的小溪那端發現了一片桑樹林,春天桑樹開花了,結果了,我們這群饞貓就跑到林子裏,采桑葚,吃得滿嘴都呈紫紅色,小手和衣服上也留下一片一片紫紅的污漬,肥皂也洗不掉。

童年時摘桑葚養蠶寶寶的美好歲月回不來了,可桑葚果實的鮮美香甜的滋味還留在記憶深處,液晶螢幕自粘著型保護貼把桑葚洗淨,拌上白糖,桑葚留給我的美好感覺就又回來了---  


Posted by hahaha at 17:38Comments(0)左右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