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3月06日

別樣的花絮在心底悄然盛開


相互傾慕與期待,來形容他們在這段年少無羈年華裏結出的美好感情最為合適了。從那一年,乃至過了好幾年,他們都將這份情感藏在心裏,從沒有間斷書信往來,reenex 效果也從沒有一語說破真正的喜歡。在那份記憶裏,沒有山盟海誓,沒有澎湃洶湧,沒有傷害與憂傷,沒有哭泣與傷痛,好像一路上都是平靜的湖光山色與雲淡風輕的奇葩風景。

後來多年以後,才清楚,那時候的自己,是青春期的一種隱約朦朧的心境。原來,那是對異性的一種好感吧!

但是,兩人相處好幾年,沒有幾次見面,沒有過牽彼此的手,沒有過觸動心靈的彼此對視,遙想當年,兩個人最近距離的接觸,就是她曾經有一次坐在他的自行車後面,說了一些羞澀而靦腆的言不由衷的話。現在想起來,真的感覺很單純而又好笑。

默默傾心了好幾年,沒有表達,沒有言說,任時光靜靜地從身邊流淌。

也許,那是一份成長,是一段長大的經歷,不該發生的從沒有發生。

當長大之後,疏離,好像是青春萌動時最為美麗的結局。從沒有開始,也就說不上結束。所以,當一份情感化為句號的時候,一切,都註定成為多年後一份最美的回憶。

後來,她在最後一封信裏說:“那些過去,那些曾經,終成為從未盛開過的花朵,你我在馬拉松的青春跑道上安靜謝幕,以為會一生長青的情感,在流年時光裏逐漸封塵……”

他不甘心所有的篇章都不成詩句,不甘心所有的等待都成虛空,不甘心所有的心曲都成過去,不甘心所有的美麗都不成記憶……他沒有責問,沒有氣惱,他知道在這份清澈的感情裏,沒有輸贏。考慮了三天,他給她寫了最後一封信。

她收到時,翻閱了半天,卻發現裏面有三張白紙,除此之外,nuskin 如新還有一張敘述了柏拉圖講述的愛情故事的信紙,故事是這樣描述的:

“據說,有一天,柏拉圖問老師蘇格拉底什麼是愛情?老師就讓他先到到麥田裏去,摘一棵全麥田裏最大最金黃的麥穗來,期間只能摘一次,並且只可向前走,不能回頭。柏拉圖於是按照老師說的去做了。結果他兩手空空的走出了田地。老師問他為什麼摘不到?他說:因為只能摘一次,又不能走回頭路,期間即使見到最大最金黃的,因為不知前面是否有更好的,所以沒有摘;走到前面時,又發現總不及之前見到的好,原來最大最金黃的麥穗早已錯過了。於是我什麼也沒摘。老師說:這就是愛情。”

當時,她收到那封信的時候,她不知道這個經典故事裏那個摘麥穗的人是在說她,還是在形容他自己。她無從考究,也不想再追問。他們的分手,他沒有挽留,也沒有說再見,沒有說句安好,沒有道聲珍重,沒有痛不欲生的生死別離,沒有悲天憫人的無限感慨,仿佛就是在青春轉彎的時候,彼此不經意的轉身了,於是彼此向不同的方向行走。而且越走越遠,一晃毫無音訊20年。

也許,在青春裏本身就沒有誰對誰錯,在迷離飄舞的流光裏,隨處可尋的都是一枚枚的楓葉。不是楓紅,是青澀的葉子。

不成熟,才天真,不世故,才單純。

而今,一晃多年,沒想到在一個特定的場合與他重逢,才知道什麼是流光輾轉,物是人非。

千言萬語,留在心裏吧!所有的想明白卻一直不曾明白的話語,依然讓它隨風而去吧!

什麼才是美麗?將一份美麗的情感裝在聖潔的心裏,依然彼此傾慕,不去言說,不管歲月如何變幻,康泰領隊依然保鮮著20年前的年輕與浪漫,縱使不再是當初的容顏,卻永遠帶不走生命裏最初的春天。

她將手裏一束聖潔的蘭花,放在離他不遠的桌子上,她想:讓我把這抹淡淡地情思,獻給彼此紀念的逝水年華吧!再過20年,只要有你在,我心依然年輕!  


Posted by hahaha at 12:20Comments(0)如花的笑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