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5月28日

在歲月柔的波里靜默等候

五月的末梢,夏的氣息愈顯濃郁。安靜的午後我臨窗而坐,一杯清水,一本書,之於我已是最大的享受。窗外的風,吹進我的房間,清清爽爽的,瞬間退卻了心中的煩悶與燥熱。王賜豪主席喜歡夏天裙擺下柔軟的時光,卻不喜在它的悶熱與低壓下的粗喘呼吸,讓我感到困難而無力。

此時的耳邊縈繞著一首舒緩而優美的旋律,一首《水姻緣》,似一股清涼的小溪緩緩地流過心田,安了神,靜了心,醉了這個午後慵懶而多情的自己。我不禁抱著手中的書,輕輕地將其放在心口處,慢慢地閉上眼睛,有著夢一樣的微笑,和夢一樣的心事。

那個夢一樣的地方,縈繞著夢一樣的氣息。為何如夢,有何夢影,皆源於你。

夢境,迴旋,留戀。那一池荷塘,是我今生最大的眷戀與念想。

我輕輕走近,走近,那水榭樓臺。曲曲折折的長廊盡頭,你翩然靜立。微微的夏風掀起你的衣擺,白衣勝雪的你,依舊那樣溫潤高雅。看著遠處的你,恍如一夢,不知身在何處,有片刻的失神。我步履輕盈,眉目含笑地緩緩走進你的視線,你回眸,那溫柔的笑,安撫了我略顯緊張不安的心。

待我走到你的面前,你輕牽我的手,那眼波裡流轉的柔情深得如夏日的湖水。新婚的我們,自然是恩愛的羨煞旁人。而我對於你,依舊那般羞澀矜持,而你卻落落大方的表現出對我的憐惜與疼愛,英文中學恨不得將所有的柔情都傾注在我身。

今日,夏風清涼舒適,天氣溫和宜人,你擔心我在府裡煩悶,遂帶我來此賞荷,聽說這裡的荷花是方圓百里最好的。你知道我自在閨中做女兒時,就極其偏愛荷花,喜愛那“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的盛況佳景;喜歡那“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頭”的活潑俏皮;更是欣賞那“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高潔無暇。對於我,你從來都是極其用心。

你牽著我的手,拉我靠近你身前,眉眼帶笑的說:“今日的你,勝過這荷塘裡所有的荷花。”簡短的言語間,皆是濃濃的讚美。我遂含羞低眉,任碧綠色的裙衫在風中搖擺飛揚。若是有旁人在場,定會覺得我們二人是佳偶天成,一白一綠,站在涼亭中,留戀眷念。那刻風為我們輕奏音樂,天上的雲成了我們的見證,一池的荷花成了我們今生最美好的場景。

你帶我上了早已預備好的小船,怕水的我緊緊牽著你的手,知我莫若你,回眸給我一個安慰的眼神,示意我不要怕。待到一切妥當後,我安靜的坐在的小船上,此時我才露出了清淺的笑容。望著你,輕輕劃動船槳,小船緩緩地向前移動。我伸出纖細的手,搖動著水波,清涼舒適。低眉含笑間,起了玩心,於是掬起一捧湖水,灑到你的身上。你看見了笑顏如花的我,遂眉開眼笑的回應,這樣幾次你來我往,衣衫濕得也差不多了。看見我累得有些氣喘吁吁的樣子,立即停了手。天台玻璃屋看著衣衫和頭髮有些濕的我巧笑嫣然坐在對面,你拿起手絹的手停了半天。等我發現時,早已羞紅了臉。

你說:“好久沒有看見你這樣子活潑了。”我低眉嬌羞地說:“曾經是女兒家,而今身為你妻,自是應當大方得體,溫柔賢慧。”你拿起手絹給我擦額前的水珠,溫潤地說:“你雖是我的妻子,但也是我摯愛的人,只要你開心,怎樣都好。你我二人從小一起長大,青梅竹馬,你在我眼裡如何,在我心裡亦是如何,只要是你,怎樣我都是愛的。”平時的你很少一次性地說那麼多的話,這次偏偏說的那樣多,還那樣好聽。我一時間忘記了反應,只是傻傻的任由你幫我擦拭著身上的水。看著你的眼,我讀懂了真誠,和一生一世都不會變的愛。

片刻過後,我從你的手中接過手絹,為你擦額頭上的水。你拉起我的手放在胸前說:“我的心,你該從小便懂得。”我認真地點點頭說:“我懂。”這次我沒有回避,而是堅定地看著你的眼睛。

小坐歇息後,你變戲法的拿出茶具給我泡了一杯茶,讓我靜坐幽荷間細細品味,我自是滿心歡喜。你從身上拿出一本《詩經》,小巧精緻,你一直極愛這本書,所以一直隨身攜帶。曾經問過你為何鍾愛《詩經》,你說:“並不是我無心大事,只顧兒女情,我懂得男子的責任,我也知道自己要做什麼,只因其中有我想要和你一起生活的畫面,我想要給你的幸福模樣。”當時聽了,覺得你傻,還笑了你好久,那時年少的自己還不懂,而你卻早已明白自己想要的。

而這時你又翻到《女曰雞鳴》那篇,輕輕地讀了起來。以前你也時常讀給我聽,但我卻沒有留心過為什麼。當你讀到“宜言飲酒,與子偕老。琴瑟在禦,莫不靜好。”時,我才恍然大悟抬頭看著你,雖然我們喝著清茶,沒有酒,亦是未帶琴,但此情此景,與此詩中的場景相比也更勝之。你的用心,我從未細心體會過,只是一味的接受了你對我的好,我當做那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你說:“我能給你的不多,但所有的疼惜與憐愛一生只會屬於你一個人。”我低眉瀲灩,一個女子一生能得到一個男子如此的愛,還有何求。此刻,微風輕撫衣衫,原先濕了的地方,此刻反而覺得有絲絲的涼意襲上心頭。看著遠處層層疊疊的荷葉,碧綠的令人身心清涼無比。伸手輕輕拉過一朵荷花,放在鼻翼間輕輕地聞著,那綻放的荷瓣,白的晶瑩剔透,若有若無的氣息醉了心,模糊了眼。直到這些畫面漸行漸遠,模糊的只剩下一大片無形的綠,慢慢地變成一個點,融入我的眼眸深處,消失不見,而身旁也沒有了你的身影。

讓我怎能相信這一切只是一場夢,如此真實,似乎還能感受到那湖水灑在臉上的涼意。當我伸手理順額前的亂髮時,原來濕了一片,沒有了湖水,只剩下了淚。如此真實清晰,又如此陌生清淺夢。我抬起迷蒙的雙眼,nu skin 如新不禁對著五月的窗臺詢問,今生我是不是你遺落在人世間的那卷書,才會有這樣一個清淺溫暖的夢,你才會入我的夢。記得,你總是把那本書隨身攜帶,放在心口處。

今生,我與你無緣於世間,無緣與你相伴一生。唯能期許來生與你相遇相逢,不求成為相伴在你身畔的幸運女子,只願成為那本你最愛的書,一直貼身放在你胸口的那卷書。一生能感受到你的溫度,你的心跳,你的喜怒哀樂。看你為一位美好的女子,輕輕從懷中拿起我,一頁頁的翻閱,誦讀于你心愛的女子聽,我亦是一生滿足無所求。來生,若能以這樣一種方式與你相守終生,我也自是收穫了幸福,來自於你給的幸福。

此去經年,來生相見。願君記得,來生,我期許著做你手中一卷書。任流年匆匆,請君記得,那卷被你遺落在今世的書,依然會在歲月柔的波里靜默等候。
  


Posted by hahaha at 17:10Comments(0)如花的笑魘nusk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