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6月24日

一切已隨時間消散


煙消雲散,無聲無息。來的匆忙,去的無奈。以前,我一直緊抓不放,因為不甘心吧。如何,人活著總要有些追求,曾經弱弱的以為可以找個人相伴一世。殊不知,同珍王賜豪這所謂的一個人不是這麼容易尋覓的。
緣盡,我有些固執,別人說的話,聽了,想了,思索了,卻還是將信將疑,但人就應該是這樣吧,好多事必須自己經歷了,才能知道一番道理。本不該在高中於感情上插上一足,奈何無心插柳,柳卻已成蔭。但如今的絕別,同珍王賜豪亦或者是個解脫。自己想通了,永遠都比別人開導來的透徹。不屬於我的就不要強求了吧。這句話我還是說的不堅定。因為我不知道什麼屬於我,什麼不屬於我。
喜歡在空間裡寫寫小感,傾訴我的話,總是對自己不滿意,或者說有些厭惡。每每的看到令我心動的文章總能思索、沉默好一陣。但我對類似的文章那麼容易忘卻,難道是我自己麻木的著了魔?我不敢相信,我知道自己有些慵懶,麻木,自私。過去的兩年,我只會推卸,把我自己的失敗推給學校,社會。同珍王賜豪就好像天下人都欠我一樣,其實我只是怕承認我錯了,怕承擔責任,怕競爭。無從下手,對父母索取的愛對比著自己的所作所為,難免心裡會倍受譴責。但事後的麻木卻又總是忘乎所以,我在想,這算不算是我潛在的“劣根性”。。。現在的愧疚、悔恨還在,可我怕不知哪會就被我的麻木泯滅掉了。
如果,對所謂的愛情可以定義一個長相。我想,可以是一幅丹青的模樣。每一個筆觸,每一滴水墨,都像看到至愛的眼神,最純粹也最複雜。我沒有遇到過,但我想,那種深深的韻意,要用很長的時間去詮釋。
“落葉滿空山,何處尋行跡?”跡,卻已消失。所以,真的,我該走了。如初遇,如訣別。同珍王賜豪一切已隨時間消散。
  


Posted by hahaha at 19:39Comments(0)

2014年06月17日

無路可走等於新一頁的開始

走著走著,我發現自己已經在荒野中迷了路,脫離了羊群,萬分驚恐之中紮到了含有劇毒的皂莢刺上,生命奄奄一息,在旁邊我找到了嫩樹枝,用它去蘸著流淌著的鮮血。同時,也是那正在流逝的靈魂瑪姬美容

清楚的認識到“生”的時間已不再漫長,死神也正向我逼近毒素入侵了我的全身,血液也樹枝的擺動而漸漸流失。茫茫那個的荒野中,一望無際,一坐在巒山猶如大海裏矗立的礁石,渺小而堅強。疼痛、無助、恐懼...這一切像是一塊壓在我的心髒上,無法呼吸。作爲一只羊,這一天總會到來,但不知是在這時。

過了許久,疼痛消散而去,換來的是全身的麻痹,從頭角至尾巴。我便絕望的閉上了眼。淚水一滴滴的滑落下來,滿是不甘與遺憾,也是無奈,從而等到著死亡的降臨Maggie Beauty黑店

此刻的我,産生的一種極爲混沌的意識,從現在起,我不再是一張低弱的羔羊。躺在舒軟的草坪上,仰望著蔚藍的天際,我不再感到迷茫了,對于生死。因爲,唯有那些夥伴們,曾經在一起奔突、嬉戲。一起度過了”生“的時間裏最爲美好的過程,而作爲一只羊,我也因此找到了超出自我限制的理由,他讓我認識到了自己的價值,反而快樂。

在曾經,每當提起死亡都會爲之痛苦不已,憔悴不安。但是當它真正來臨時,否認了以前那個冥頑的想法。感覺輕浮,沒有一絲重量,感覺缥缈,沒有一度情感。活與死之間的隔閡並沒有想象般的寬大,它們之間,只存在著一條分界線——新的開始Maggie Beauty黑店

想到這,我笑了,不再有任何雜念,期待著....
  


Posted by hahaha at 19:32Comments(0)

2014年06月17日

一個人最美好的時光


不知從何時起,便又開始喜歡上了一個人獨處的時光。其實,小時候的我也曾是一個安靜的女孩,不喜歡言語,可能是因為從小骨子裡就有這一份喜歡靜謐的心吧。

一直以來都很喜歡清晨,因為清晨是最柔軟的時光,喜歡一個人在清晨的時候漫步于林間的小道。深深淺淺的綠像一塊綠毯,覆蓋了整個林間。一下子,林間的小道綠了起來,空氣綠了起來,就連時光也綠了起來,到處都充滿了綠的味道。或許,人生最美好的事情就是每天早晨都能看到大自然賜以我們一個清涼的早上,微風拂過臉頰,聆聽小鳥的歡笑聲,輕撫一米陽光。這時候的我總喜歡的輕哼著歌,歡快的蹦跳。偶爾看到一些晨練的老人家,總愛走過去跟他們寒暄幾句,聊一些無關緊要的話題,但打心底是歡喜的,記得一個年邁的爺爺曾和我說過:“做人就要靜心的做,就像早晨一樣的清白。”是的,在默默的靜後中,像早晨一樣的清白,便能找到屬於自己的一片春暖花開……

我覺得一個人的美好時光莫過於獨處於一個安靜的地方,一壺茶,一本書,便足以讓我有足夠的歡喜。細品這茶,把心安放在起落的文字中,文字如跳躍的音符,天地間一下子安靜了起來,似乎只有一團喜悅和一腔溫柔。看書的時候,打動我的不僅僅是書中的文字,還有書散發的書香,書香混合著茶香,總能讓人覺得自己獨處於紅塵。清淺是時光,柔軟的文字,淡淡的茶香,無需酒,就算是茶也能讓人易醉。婉約的心情,寫下屬于自己的文字,獨寫著一曲關於自己的一簾幽夢。

以前,我最討厭的地方就是廚房,但是二十歲的這一年,我愛上了廚房,喜歡上了玩弄菜式。一個人,在菜市場上逛,精心的挑選著想要做什麼菜式的菜,然後學做幾個小菜。不是為了品嘗,而是覺得做飯的時候充滿了無比的樂趣。友人曾說我一個人常做那麼多的菜式,太矯情了點。但是我卻不覺得。我喜歡做飯,是因為覺得在廚房裡忙活的女人的永遠都不會覺得孤獨。無論在外面是一個多麼的高雅的女子,但如果菜都不會炒一個,那就不是真正的高雅。我覺得在廚房裡能夠做到從容淡定的女子是最溫柔,最有魅力的女子。廚房就算是只有幾米平方那麼大,卻往往能做出做出讓自己感動,令人覺得溫暖的食物。從而會發現連自己都意想不到的美麗。或許,這樣的生活是有點平淡,但這樣平淡的生活卻讓我感受到無比的清歡。如果你要是問我一個人最美好的時光是什麼時候,那我可以很自豪的說:“一個人最美好的時光是處在廚房裡的時候。”

一個人最美好的時光,是一早起床,不去想要忙碌的工作,而是靜心走走,和自己說一聲:“早安”

一個人是美好時光,不是去逛名牌商店,而是把自己置身於一個以世無關的環境中,清品一杯茶,閱覽喜歡的書。

一個人最美好的時光就是,為自己做一份簡單的食物,犒勞忙活了一天是自己。
  


Posted by hahaha at 15:43Comments(0)如花的笑魘

2014年06月11日

停留在指尖的蝶

時光中,那彼此依依惜別的少年。一個揮手告別的背影,便將青春的過往褶皺,封存在彼此年少的內心深處。或許當歲月已經老去,當流年青蔥的照片已經泛黃時,翻起曾經年少的時光,當記憶纏繞在指尖熠熠生輝時。如新香港依舊會記得,此去經年,依依惜別。

六月,這個季節承載著太多人的故事。關於高考,關於畢業,關於不舍,關於離別。流年無聲,轉眼已是盛夏。習慣了夜深時,自己一人敲打著鍵盤發出滴滴答答的聲音。窗外,吹起輕輕的晚風,搖拽著樹葉淺唱著那些素錦年話裡的過往。只有此時,我才會意識到,歲月中一場無聲卻不舍的離別已在悄然接近。

也許本就是懷舊的人,所以才會讓時間撚著腦海中那絲不經意的思念。讓思緒紛飛,牽引出青春裡那些曾經的片段。回想著,那些年,我們一起背上行囊,踏上大學校園的那一刹那,而如今那張青澀的面孔似乎讓現在感到了陌生。回想著,每天早上我們總是一起遲到去上課的時光,現在那樣的場景卻是一去不復返。回想著,吃飯時,一起走到飯堂門口,卻總問著同一個問題“今天吃什麼?”回想著,無數個夜晚,一起在操場喝酒吹牛,一起年少輕狂的時光。

別離,莫相忘?何時腦海中浮現了這句薄涼話。記憶輕淺,只有在某個不經意中才想起很多模糊的場景。年年依舊,時時如初,只是在這流年,我們成了這場離別的主角而已。經年離去,也許那個地方很多關於我們的事,如新nuskin產品也會如煙般飄散無蹤。

那年,未來遙遠得沒有形狀,我們單純得沒有煩惱。是啊,那年我們青澀無邊,我們都沒有品嘗到社會的冷漠與薄涼。很多時候我們只有在一次次的掙扎與蛻變中才知道,以前的美好和今日的無奈。只有行走在紅塵的最深處才明瞭,那年,我們單純得如淨水一般沒有煩惱。

那個地方,那條小路,那一片綠蔭,初晴時,帶著晶瑩的雨水搖曳在記憶裡。在這個夏季,許多人笑著說解放,也有許多人哭著說不舍。對於這場離別季的劇演,對於主角的我們。我知道,我們只能背負上行囊,執著背後那群人最真的祝福,存著我們那些曾經青春的記憶,開始屬於自己的“大人旅”。

相逢瞬間,相離轉身即是天涯海角,來去匆匆,我們無需給誰交代。阡陌路上,多少曾經結伴而行的人,最後都相繼走散。我們只能走好自己的路,做好自己的事,按照自己的原則好好生活。而那些曾經許下的諾言,沒有兌現的,何須去計較。因為沒有誰,真心願意去違背那份唯美。

時間,許多時候如停留在指尖的蝶,當我們想伸手去抓住它時,如新nuskin產品才發現其實它早已不在。年輪複轉,帶走了多少的執著與淚光。時光也許不老,我們卻總會散去。或許多年之後,回憶青春那些泛黃的照片時。依然會記得,此去經年,依依惜別。
  


Posted by hahaha at 12:50Comments(0)左右幸福nuskin

2014年06月06日

時光無情地奔湧

荷花又開了,可惜我無緣去觀賞。通往荷塘的路早已被水淹沒,荷花一定肆無忌憚地蔓延整個水面。香港如新回想著她們盛放的芳姿,我仿佛又回到那年夏天的午後

那天午後,太陽很毒,很辣。天,很熱很熱。我隨姐姐和她的父親步行到湖岸采新結的蓮蓬。剛到荷塘,一陣陣清風帶著滿懷的涼爽從對岸飄飛過來,撩起層層疊疊的荷葉,輕拂著我們,吹走了夏日的乾燥和炎熱。好清涼!我們繞著湖岸,覓著一處較窄較淺的水域。伯伯先邁入水中,向對岸走去。不一會,他就站在對岸,示意我們過去,還大聲鼓勵我們。我倆面面相覷,滿是驚疑。水不深,兩旁還簇擁有鮮綠的荷葉,但怕有水蛇或癩蛤蟆從暗處竄出來。猶豫再三,我們勉強大著膽子下了水。水好涼好涼,剛沒過膝蓋。我們綰著褲腿,手挽手,互相攙扶,另一隻手都提著各自的鞋。赤腳行走,每走一步,就會陷入淤泥中,軟軟的,像踩在棉花上。因為我們的走動,原本清澈的水,被攪得渾濁一片。從水中穿行,有時會被水底的水草硌到腳,有時會被水中的荷梗劃傷,在小腿上留下幾道紅印。我們戰戰兢兢地走過這片水,上了岸,饒有興趣地打量著四周,松了口氣。

岸上是一片幽謐的樹林。沿著湖畔繞林而行,可望見湖中的荷花。此時已近黃昏,陽光擲下萬丈金輝,如新nuskin產品在湖面碎開,熠熠閃爍。潔白如玉的荷花,泛著淡淡的黃暈,優雅地在荷葉中玉立。夕照中,一切都籠上了一層金色。

伯伯下水采蓮蓬,這會兒抱著一大堆的蓮蓬回來。他把蓮蓬扔下,又游向水中的荷花叢。我們在湖畔,席地而坐。背後是那座樹林,風穿密林,葉子沙沙作響。倚著一林的蔭涼,我們一邊用手掰開蓮蓬,剝出滾圓的蓮子,一邊隨意的閒談。湖中飄來絲絲縷縷的荷花的清香,芬芳撲鼻,給我們的談話增添了幾分意趣。有時厭倦了,我們便把扔掉的剝開的蓮蓬放入水中,用手撥水,讓它像綠色的小船一樣,駛向湖中。這時,我們便會高興地歡呼雀躍,nu skin 香港彼此相視一笑。

漸漸地,日暮偏西,晚霞燒著了西方天際,湖面好像一件霞光織就的金縷玉衣,燦爛輝煌。湖心遍生雜草的小島,隱沒在光輝中,好像披上夜的斗篷,只剩一團陰影,晚風吹來,繚亂了我們的頭髮。荷塘上掀起一陣不小的波瀾,荷花好像披上了金色的紗衣,被渲染得極其柔美,搖曳著像在招手微笑。我突然轉頭望她,夕陽中,她飄飛的髮絲,像鍍上了金色。她靜靜地笑著,沐浴在金暉中,她的笑,很恬靜清婉。那一瞬,我好想讓時光停滯,永遠定格那一刻。黃昏中的她,笑得那般溫柔,真得好美好美,宛如一支盛放的聖潔的荷花,佇立在湖畔

時光無情地奔湧,那段無憂的歲月離我愈來愈遠,誰也不能讓它重新來過。但記憶永不會褪色,那年荷花開遍的夏天,那個靜謐的下午,並行穿過荷塘的我們和笑得如此清甜的她,都給了我太多太多的感觸,nuskin 如新讓我深深銘記。荷花又一次開放,依舊美得純粹動人,仿佛還在述說著那個“不再回來的夏日”。
  


Posted by hahaha at 12:39Comments(0)如花的笑魘nuskin

2014年06月03日

品味時光的馨香!

  很久都沒有用心的去寫作了,仿佛生活沉浸在空虛和安靜的搖籃裡,看著外面的世界,有歡喜,有喧鬧,有哭泣,有歌聲……
  總是習慣在夜幕降臨,凝望繁華的城市,平靜的心情在一波又一波的回憶裡被侵襲,窗外的枯枝散落幾許凋零的落葉,瞬間隨風消逝在空蕩的夜色裡,街口的路燈盛著淡淡黃昏的光線,傷感的情緒在一點點蔓延,莫名的孤獨,康泰導遊在一個人的世界,越演越烈。
  生活中的煩惱,始終藏在心底,無數瑣碎的事情層層疊疊的堆積,背負著壓力,艱難地前行。現實的世界,有太多的虛偽,一如我假假的微笑,假假的問候,假假的關心,迎合著俗不可耐的世故人情,職場規則。唯獨,寂靜的夜,能夠帶來一絲真實的感覺,聽一首首熟悉的旋律,輕而決開我的夢堤。
  時間從來不曾停下它倉促的腳步,在傷春悲秋間,我又快要走過了一個夏天,小女孩的故事時常在耳邊,感覺身上的擔子越來越重,要去承擔的責任越來越多。即便,為逃避面對找了許多的藉口,以為不去想就可以忽視一些問題的存在。可是,驀然一轉身,我才發現,我已不再是當初的小女孩。
  往事始終是難以回首的,歲月可以沖淡一些痕跡,牛欄牌回收卻無法磨滅腦海的記憶,總會在某個不經意的場景,讓人想起,成長路上,盛開過的美麗風景。
  時常會在夢裡,遇見我的曾經,那個可以開心笑,可以天真想,可以隨性玩的自己。夏天的荷塘邊,荷花映純情笑顏,楊柳垂在水面,踏著青草的味道,書香在遠。有時醒來,望著夢境的一切,千絲萬縷的柔情向我湧來,忍不住眼角的潮涼,在黑夜裡肆意流淌。
  腦海中的畫面,是我夢寐渴求的生活。而在現實殘酷的競爭裡,我不得不多加思索,他人的每一句話,每一個舉止,防備的心理,時刻在揣測人的動機,有意無意的疏遠陌生,陌生的人,陌生的事,陌生的一切。也許,康泰成長過後失去了什麼,人與人之間的信任?我亦不知。
  在網上看到以前的老同學,都為各自的前程忙碌和奔波著,有的時候,忍不住想問候一聲,在鍵盤下敲擊一連串的問候和寒暄後,卻沒有輕點回車鍵,想想,又刪除了。也許,靜靜的關注,默默的珍藏,會更好。空間裡,你們的心情,是我睡前總要流覽的功課,這是我知道你們現在的唯一方式,只希望記下我們開心的歲月,忘記我們磕磕碰碰的執拗。
  空閒的時刻,好想找個傾訴的對象,放下心中的包袱,去和朋友分享生活的點滴,談論各自的理想。可是,曾經要好的朋友都隨時間和距離的拉遠,漸漸少去了聯繫,說淡也就淡了。不敢再去奢望一份重新的友誼,那需要多少真心和時日去建立。細細思量,也就習以為常,靜靜地寫下一些碎字亂章,用來記錄歲月裡的心情。
  靜靜地,仰望著滿天的星河,如練的月色,恰似我的心事一樣在夜色裡悄悄地訴說。我真的很喜歡這樣的感覺,安靜,自然,恬淡。因為,沒有繁華與熱鬧,所以我可以無盡的遐想,往事越過千年,沉浸在眼前,化作一縷縷清風飄散。
  歲月如歌,花開一季又一季,在四季的輪回中,如新nuskin產品默默感受成長的銳變,細細品味時光的馨香!
  華光如夢,人的一生不過短短的幾十年,夢醒時分,希望不要留下太多的遺憾和未解的情結!
  


Posted by hahaha at 12:44Comments(0)左右幸福nusk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