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9月23日

唯獨記住的總是你的背影

歲月靜好,過往如歌。人世間的返璞歸真,不在繁華之處,竟在桃花潭水之上。劍戳心膜,不見一滴殷紅,痛在多年之後。天命唯一,輪回的只有風花雪月。回復同窗留言,意迷亂,思酸澀,情何堪,矯情絕,已惘然。其實,茫茫紅塵,迎來送往,漸行漸遠,背影綽約,回眸斂黛,諸多依戀,同珍王賜豪萬般無奈,千種風情,怎一個亂字厘清!

桃花潭,青草瘦,白鴨肥。春雨淒淒,紛紛揚揚。條條雨線,散魂失魄。一串串,一粒粒,晶瑩的水珠,爭先恐後,跳入明眸善睞的水面,畫出無數個暗藏密碼的圓圈。潭水清且漣漪,蕩漾在兩個離人的心間。

一把褐色的天堂傘,撐起一方雨天。斯路彎彎,你風雨如磐的步伐,蝸行在引力重重的沙石路上。去路,仿佛有豺狼咆哮,去路,好像有萬丈深淵。我尾隨你足有千斤的腳步,蠕蠕前行,瞬間駐足,再蠕蠕前行。你蓬鬆蛋黃的長髮,素雅精緻,隨身飄蕩。我的右手,無精打采,舉起,揮舞,又落下。一次次模糊的視線,捕捉你離去的視頻:漸行漸遠,背影綽約。擣衣石板,浣衣村姑,見證此景。

雨,一分一秒,在彈奏如夢的往事;風,一時一刻,在呢喃別後的心情。你漸行漸遠的背影,在一雨幽簾的映襯中,繡成一幅水墨畫,縱然拼命揮灑,依然揮之不去。你頻頻轉身,穿越唐詩宋詞,風清雲淡,煙柳斷橋,數不盡樓臺亭榭,心憔悴,人已遠!你幾次回眸,追溯婉約豪放,多少風流,楊柳岸邊,自古多情,迎曉風,望殘月,傷離別,竟無語,低泣凝噎!落日村頭,晚歌聲裡。西園故人,把倩影看了,魂斷小路,無人會,送別意。

漸行漸遠,背影綽約。心如彈簧,在心口撕拉。距離越長,裂口越大。

同樣是折疊雨傘,同樣是小雨綿綿。我的老家,三彎河畔,菜園綠意盎然。竹籬笆,荊棘在萌發初長。在籬笆的竹柵門邊,祖母牽著我的小手,溫暖握緊,鬆開又冰涼。鄰家小狗,在身邊親昵、溜達,同珍王賜豪不停地搖著黑色的尾巴。我記得,她踮著小腳,撐開一把舊雨傘,要去十裡以外的姑姑家。我緊緊拽著她嶄新整齊的滿襟藍褂,雙手拉扯,嚎啕大哭,絲毫不讓。她抱我入懷,塞糖止哭,親我臉蛋。我記得,她動身的一刹那,撐著一把舊雨傘,她一轉身,我就哭,她又回來,拍背哄我,抱我入懷。她再移步,我再哭,她再哄。短短籬邊路,寸寸是淚,尺尺是情。如此循環往復,周而復始,不知折騰幾個時辰。天地可鑒,婦孺皆知,籬笆邊,祖孫情,難捨難分。多少黃昏,竹籬笆就是起點,我在那條熟悉漫長的路上,尋覓她的背影,數點她的腳印,直到我的腳印和她的腳印,在暮色朦朧時分交錯、重疊,直到我吃飽紅山芋,慢慢睡去……她的腳印屬於我,因為留下的是想念的印記。只記得,她走後,我天天數著日子,計算的是回家的時間,測量的是回家的路程,同珍王賜豪篆刻的是孤獨童年無法抑制的期盼!

漸行漸遠,背影綽約。心如吊桶,在記憶沉澱的老井七上八下。你是曾經的她,她是往後的你。

突然想起柳永的詞來,“乍入霓裳促遍。逞盈盈、漸催檀板。慢垂霞袖,急趨蓮步,進退奇容千變。算何止、傾國傾城,暫回眸、萬人斷腸。”也許有一天,你撐著天堂傘,慢垂霞袖,急趨蓮步,行走在這幽靜又安詳的村莊。我與你邂逅,在雨中,你有桃花一樣的姿色,你有杏花一樣的芬芳。我希望,在這風景宜人、空氣清新的村莊,你自由自在,幸福於心;我希望,你的背影,依舊綽約,但不再傾城轉身,香港如新不再暫回眸、人斷腸!

芸芸眾生,漫漫人海。漸行漸遠,背影綽約。唯獨留下的總是你的腳印,唯獨記住的總是你的背影。
  


Posted by hahaha at 17:02Comments(0)左右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