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17日

胭脂色的愛情

胭脂色,是一個讓人沉醉的詞,讀起,便能隱約看到衣香鬢影,款款身姿,和著一種美豔的顏色,驀然出現在腦海,揮之不去。曾有又少人想要沉浸在這樣胭脂色的愛情裏,世人在愛情裏苦苦掙扎,也掙不脫俗豔,反而越陷越深。康泰自由行忘不了濃香淡抹,忘不了動人的顏色,只能任由自己沉迷,墜落。

他們不知,愛情啊,摻了一種胭脂色的毒藥,能讓人沉醉不休的毒,能讓人喝了不能忘的毒。如飲鴆止渴,永遠無法逃脫,就算,僥倖遠離了那必沾的甜,心也是傷痕累累,再無力掙扎訴說。康泰領隊沾上胭脂色的人啊,痛苦著,愉悅著,被這樣的明豔的春色撩撥著,毫無招架之力。明知,有些東西不能碰,明明不斷地提醒著自己,要不得,要不得,可最後還是飛蛾撲火。為何,要如此奮不顧身?

因為,胭脂色的愛情,美如煙火,能讓人忘記灼身的烈火。看過,路人的愛情,有的甜蜜,有的猙獰,有的不能重提,有的老死不再相憶。愛情啊,如晶瑩的胭脂,用精緻的盒子裝著,有著最動人的顏色。但打開,塗抹後,才發現,康泰導遊再美的胭脂,也是不能沾染眼淚的,眼睛流的淚,會沖洗掉美麗的胭脂,會讓愛情褪色。這樣轟列的美,經不起心裂,若是心裏有了一道傷痕,眼淚便會淺淺流出,一天天,一年年,分分鐘都在沖洗著看似完美的感情,等到,胭脂不見了,最原始的臉上,留下的才是愛情。沒有了脂粉色的愛情,被淚水沖刷的愛情,在逐漸褪色的愛情,赤裸裸地橫在了臉上。所以,看著一些愛情,走到了最後,只剩下荒蕪。城野医生曾經長路匆匆,說好一起走的歸途,承諾一起看的人間月色和萬頃煙波,都無緣再攜手看過。  


Posted by hahaha at 16:51Comments(0)Dr-Max好唔好

2014年10月16日

只一眼,就一生相知

遇見,無論早晚。你是我回眸處的嫣然,你是我萍水相逢的溫暖。

——題記

玉蘭在窗前舞動著春日的風情,青草的氣息蔓延至鼻尖,樹枝上棲息著啾唧的小鳥,這一切的一切把黃昏映襯的格外誘人。偶爾樓下也會有幾聲呼喚,那一定是邀我去周向榮醫生田間散步的好友。

儘管,窗外風情萬種,我依然靜坐屏前,用文字的形式思戀,舞一段人生路上的相遇。

一場花事,開在盛夏的文字裡。淺淺的記得,八月的月色照著不眠的心思,你在不經意間闖入了我文字的殿堂,用你細膩而溫暖的心聆聽著一滴滴雨聲,無論周向榮醫生是憂傷的還是喜悅的。你說,你喜歡,很喜歡。

相逢,不是山高路遠,而是咫尺間。我深信:有些人,只一眼,就一生相知。


Dr Max Disney一個這樣的我,有些許多愁善感,喜歡用文字記下流年裡遇見的每一處風景,或人或物。時常被文字裡的情感牽絆著,即便是杜撰的傷感也會帶給自己多愁的憂慮,總有一雙眼睛透過文字華美的表面,在女人小小的心思裡盤旋,之了,便是情真意切的關懷和慰暖。一程相伴,沒有海角天涯,只有姐妹之間的相伴相惜。

你是我萍水相逢的緣,亦是我網路裡不可多得的姐妹花。如果說相遇,只是早晚,我相信我們一定會在某一天遇見。


Dr-Max好唔好多少次,你把關注和問候灑在我的空間,別人讀的是文字,你讀的是心;多少次,你把業餘時間傾注在我的文字裡,用你精美的製作詮釋著我每一處的情感,是唯美的,亦是用心的;多少次,你在一行行字元裡,感悟著我此起彼伏的情感糾結,把憐惜和疼愛隔著時空悄悄送來。與你,僅僅是萍水相逢,卻換來了一場雙瓣花樣的情誼。

你來了,沒有任何預兆,輕盈的步伐停息在我的小屋,久久站立。帶著玉蘭般的清香在指尖用心敲下一行行字元,從此,我的世界裡多了一份關愛,一份凝望。

我喜歡叫你萍姐,你喜歡叫我雨兒。

其實,並不常和你聊天。偶爾一次,總會在你淡淡的言語裡感受著遠方傳來的陣陣暖香。一直認為女子的情感是相同的,我的文字,你懂;我的言語,你明白。

今日黃昏,我攤開身邊所有的事情,用一箋心語述說流年。寫寫停停,筆墨間,有種暖暖的東西溢出……

又是春暖花開日,看窗外,遠處河畔的柳葉兒在枝頭翩躚,田間的杏花喜笑開顏,一壟壟麥田碧綠襲人;近處,玉蘭芳香,海棠繁華,好不熱鬧。此刻,我筆尖飛舞的文字因為春色而暖,也因友誼而香。

一箋墨香,浸染不同的城池,拉近了網路和現實中的你和我。就這樣,在文字裡相逢,在文字裡知遇,在文字裡盛開姐妹花。風情萬種也罷,春意盎然與否?此刻皆與我無關。只想靜佇墨香裡,用我淺淺的筆墨為你抒寫一段春天裡的祝福,或許不是最美的,一定是最真誠的。

不經意間落筆,鎖定了這幾個字元:遇見,無論早晚。你是我回眸處的嫣然,你是我萍水相逢的溫暖。
  


Posted by hahaha at 17:40Comments(0)Dr Max Disney

2014年10月08日

人生就是這樣

或許經歷的太多,心,才漸漸學會了堅強。把一切無法遺忘的交給時間去淡忘…

感謝生活,讓我們學會了遺忘;感謝生命,中一派位讓我們學會了成長;感謝滄桑,讓我們學會了堅強。

也許有一天,生命裡路過心上的那些人,依舊還在燈火闌珊處,笑靨如花靜然綻放,讓心情清溫淡暖。而有些人,轉身的那一刻,卻已是輕舟已過萬重山,咫尺天涯,情隨歲月流,心伴年華飛,任往事在時光裡沉浮;即使再牽掛,也不得不,各自陌路,各安天涯。人生如旅,亦哭亦歌,曲終人散時,儲物服務不過是痛者自痛,傷者自傷。我用一轉身離開的你,我用一輩子來忘記。誰放了誰的手,誰比誰更難受?

人生這部大戲一旦拉開序幕 不管你如何怯場 都得演到結尾 ,本是一趟旅程,每個人都在途中,每個人都在不知不覺路過著沿途的風景。也許,生命本身就是一個傳說,悲歡離合,人在旅途會在不知不覺中路過著沿途的風景 記住該記住的,忘記該忘記的,也許,我們無法把握未來,但我們起碼可以左右現在

那些細碎溫情,銘刻於心,對的時間,遇到對的人,是一生幸福。對的時間,遇到錯的人,是一場傷心。這世界上,走得最急的,總是最美的風景;痛得最深的,總是滄桑的心。往事像落花一樣,隨水飄零,不知道流向哪裡,清邁也不知道哪裡是歸宿

有些東西錯過了。就一輩子錯過了。人是會變的,承諾是一張白紙,守住一個不變的承諾,卻守不住一顆善變的心知道自己沒有權利一次擁有那麼多,所以也別去幻想什麼。否則苦了自己,也難為了對方

人生就是這樣,很多事我們無法控制,一生要面對很多悲歡離別…不要因為沒有陽光而走不進春天,不要因為沒有歌聲而放掉自己的理想。那些牽塵往事,註定是一道最美的風景,因為有夢在心上,所以甘心流浪,cellmax 科妍美肌再生中心對於沿途的風景我只能邊走邊忘…
  


Posted by hahaha at 12:36Comments(0)左右幸福

2014年10月03日

崇敬著閃爍的沙灘文化


二十七日晨,天雖然是晴天,還是密佈著厚厚的雲層,不過二十來度的氣溫正適合人們在戶外搞活動。公司戶外小組的組織者,利用難得的天氣,康泰領隊又組織大家去禹門沙灘春遊。

驅車個把小時,一行四十來個人來到了沙灘農家小院。下車後,大家七手八腳的把水果、瓜子擺放在預訂的農家院子,不顧一路勞頓,就迫不及待地開始了一天的活動。

有的拿著早已備好的魚竿,直奔樂安江邊,在一百多年前先賢們也曾垂釣過的河裡,體驗一次“魚樵耕讀”生活,舒緩一下工作的煩惱,享受只有釣魚人才能感知的樂趣,奢望獲得大豐收,品嘗過去先賢們品嘗過的樂安江鮮魚。有人說:愛吃魚的人智慧過人,當年才子們那樣才華蓋世,是否也是在這裡經常吃魚的緣故?但願我們這些垂釣者也能如此。

有的三三兩兩的前往黎庶昌故居“欽使第”,畢恭畢敬地觀瞻,饒有興致地欣賞故居前前後後清新幽雅的環境,期望沾點聖賢們的靈慧。或徘徊在林蔭道間,撫摸這裡的草草木木,陶醉在風光秀麗的景色中,沉思:在四百來年的時間裡,我們剛才走過的路、撫摸的那棵大樹,當年不知有多少文人才子在那裡朗誦過詩文,有多少篇鴻著在那裡定稿收筆;或漫步在琴洲的田邊小道上,尋找當年才子們曾交流過學習技能,爭辯學術命題的沙丘,深深體會還未散盡的濃烈的文化氛圍,是呀,他們在不斷交流切磋中,一個個成為蓋世奇才,一部又一部名著弘揚華夏;或佇立在樂安江畔,俯視汨汨東流、清澈碧綠的江水,浮想這裡或許是才子們唯一開放和輕鬆愉快的地方,他們讀完經書、寫完佳作、耕完地,脫掉衣褲,一頭紮進河裡,盡情地遊玩,放縱地嬉戲,讓緩緩流逝的河水洗盡所有疲勞,康泰旅行團接著再為後人耕耘歷史巨篇。

有的逆向遛達到陳列館去,瞻仰先賢們當年使用過的物件,聆聽他們的生平介紹,拜讀文人墨客對他們的頌詞,追尋一批又一批才子在這裡成名成家的艱辛歷程。讓人無不感歎,在貴州、在遵義、在沙灘這塊荒蠻土地上,居然在四百年的時間裡,就湧現出數十名舉人進士之類的人才,有“西南巨儒”鄭珍,有在詩詞方面堪與李杜蘇比肩的鄭子伊,有被贊為愛國外交家、散文家的黎庶昌,等等。這裡被稱為“大儒之鄉”“詩文之鄉”,外交家的搖籃。又是在這短短的時間裡,他們就撰寫了二百多種學術巨著,涉及經史、詩文、音韻、地理、版本目錄、科技、書畫等十多個領域,並且有不少文化學術成就達到全國一流水準,象《遵義府志》就被譽為“天下第一府志”。他們的這些豐碩成果,為黔北文化的發展作出了巨大貢獻,康泰旅行團在工具書籍《辭海》、《中國文學大詞典》、《大英百科全書》等裡都有條目記載,歷史上同時期的高官名人曾國藩、梁啟超、張之洞、翁同和等對他們讚歎不絕,近代名家章士釗、錢穆、錢鐘書、竺可楨、豐子愷等也作過高度評價。

在一個方圓僅幾裡地的小山村,生活在這裡的先賢們就創造發展了享譽國內外的沙灘文化,遵義無二,貴州罕見,全國難找,它是我們遵義人民的驕傲,沙灘村可列為中華文化第一村。

我們這群人一邊遊覽著,一邊尋思著,懷著朝聖心理,康泰領隊懷著對先賢們的敬仰之情,沐浴在這片充滿靈氣的聖地上,薰陶在“堅持辦學;刻苦學習;購求圖書;遺惠後人;積極吸收外來文化,勇於革新開拓”的精神意境中,崇敬著閃爍的沙灘文化。

很快一天的時光又要結束,可大家的遊興仍濃,飯後已到六點半了,按理應啟程返城,但女士們利用農家小院前面不大的場地,愉快地跳起了“壩壩舞”,以特殊的語言緬懷先賢們,以難捨難分的心情向這人傑地靈的山山水水做再見。
  


Posted by hahaha at 16:10Comments(0)左右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