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3月04日

女子的一生只能是短暫

她有才,杜甫稱她“大江橫曲檻,占一樓煙雨,要平分工部草堂”。
她有貌,太多的名人志士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毫不遜於沉魚落雁之貌閉月羞花之姿。她有德,有氣節,她筆墨揮灑,紙上盎然活現“諸將莫貪羌族馬,最高層處見邊頭”的雄闊意境NuHart顯赫植髮
可為何這樣一個女子,只能讓悲愁決了堤,泛了濫。為何她不能博得一個有情郎,卻只能深埋苦痛和磨難,為自己編織一個華麗的夢,麻醉自己。她不願醒,卻不得不醒,夢醒之後她穿起女道士的服裝,去沉澱那一段心碎的回憶。為何是這個結局,如此美好的女子。我一直反復問著自己,難道因為身世飄零一個不得已的選擇。讓她渴望一生的平淡生活從此擦肩而過。
美麗多才的薛濤應該有一個令人羡慕的童年。父親辭官家居,一心一意地調教她。她天賦的詩才很快展現。八歲那年,她脫口而出“枝迎南北鳥,葉送往來風”。這兩句是卻是她自此日後的寫照。父親的溘然長逝,她為了維持生計,開始在歡樂場上侍酒賦詩,在達官貴人之間周旋。毫無疑問聘請家務助理。她的才貌使她成為賣才不賣藝官妓中的翹楚。可是又能怎麼樣?她的才貌,她的氣節又能怎麼樣,那些達官貴人,那些名人志士,始終奉行的是“遠觀而不可褻玩”的原則。如韋阜那樣的欣賞她,卻只是保持忽遠忽離的曖昧。而她又能怎麼樣,在燈紅酒綠,華堂綺筵之間,又有誰品味她的落漠和淒苦。她的心漸漸涼了,她為自己編織一個夢。在夢裡她有一個情郎,她的獨守空居只為等他的驀然歸來。或許上天的垂憐,在她42之際,風韻猶存的她迎來了自己傾心的戀人。沒有太多的懸念。兩人同時陶醉在愛的河流中。“朝暮共飛還,同心蓮葉舟”她的表白,她的渴望展露無遺。可時光太過匆匆,甜蜜的平淡生活在一年之後破滅。她的愛人元稹走了,他娶了妻,生了子。忘記還有一個人為他流淚。或許淚早已流幹,心早已破碎。她披上了女道士的服,從此青燈長伴,從此閉門家居。這世間唯一不辜負她的是自己。她回到了最初。

如花美眷似水流年。雖然歲月侵蝕不了她嬌美的容顏,卻憔悴了她那顆過早孤寂的心NuHart顯赫植髮
如花美眷似水流年。美麗的女子更多改變的是心境。
如花美眷似水流年。又有誰肯為誰稍作停留,把時光偷換。
現在的我不再一味苛責舊社會對女子的抹殺。
無論何時,如花美眷只能似水流年。無論何時,女子的一生只能是短暫。


同じカテゴリー(重要的時期)の記事
 有生之年,好好做自己 (2013-08-30 18:24)
 我執性格的講座 (2013-07-23 11:18)
 是一句漂亮的空話 (2012-08-09 12:00)

上の画像に書か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下さい
 
<ご注意>
書き込まれた内容は公開され、ブログの持ち主だけが削除でき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