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6月24日

一切已隨時間消散


煙消雲散,無聲無息。來的匆忙,去的無奈。以前,我一直緊抓不放,因為不甘心吧。如何,人活著總要有些追求,曾經弱弱的以為可以找個人相伴一世。殊不知,同珍王賜豪這所謂的一個人不是這麼容易尋覓的。
緣盡,我有些固執,別人說的話,聽了,想了,思索了,卻還是將信將疑,但人就應該是這樣吧,好多事必須自己經歷了,才能知道一番道理。本不該在高中於感情上插上一足,奈何無心插柳,柳卻已成蔭。但如今的絕別,同珍王賜豪亦或者是個解脫。自己想通了,永遠都比別人開導來的透徹。不屬於我的就不要強求了吧。這句話我還是說的不堅定。因為我不知道什麼屬於我,什麼不屬於我。
喜歡在空間裡寫寫小感,傾訴我的話,總是對自己不滿意,或者說有些厭惡。每每的看到令我心動的文章總能思索、沉默好一陣。但我對類似的文章那麼容易忘卻,難道是我自己麻木的著了魔?我不敢相信,我知道自己有些慵懶,麻木,自私。過去的兩年,我只會推卸,把我自己的失敗推給學校,社會。同珍王賜豪就好像天下人都欠我一樣,其實我只是怕承認我錯了,怕承擔責任,怕競爭。無從下手,對父母索取的愛對比著自己的所作所為,難免心裡會倍受譴責。但事後的麻木卻又總是忘乎所以,我在想,這算不算是我潛在的“劣根性”。。。現在的愧疚、悔恨還在,可我怕不知哪會就被我的麻木泯滅掉了。
如果,對所謂的愛情可以定義一個長相。我想,可以是一幅丹青的模樣。每一個筆觸,每一滴水墨,都像看到至愛的眼神,最純粹也最複雜。我沒有遇到過,但我想,那種深深的韻意,要用很長的時間去詮釋。
“落葉滿空山,何處尋行跡?”跡,卻已消失。所以,真的,我該走了。如初遇,如訣別。同珍王賜豪一切已隨時間消散。



上の画像に書か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下さい
 
<ご注意>
書き込まれた内容は公開され、ブログの持ち主だけが削除でき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