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20日

在那年冬天我遇到了你

安東尼說,應該乘著年輕,和喜歡的人做些比夏天更溫暖的事。於是,在那年冬天我遇到了你。

我一直認為遇見你是上天對我最大的饋贈。假如人生不曾相遇,我還是那個我,偶爾做做夢,然後,開始日復一日的奔波,淹沒在余近卿中學band這喧囂的城市裡。我不會瞭解,這個世界還有這樣的一個你,讓人回味,令我心醉。假如人生不曾相遇,我不會相信,有一種人一認識就覺得溫馨,有一種人可以百看不厭。

生命因遇見而美麗,歲月卻因心動而完整。如果相戀是生命最美的煙火,那麼我很慶倖這美麗的煙火是你我共同點燃。才發現原來寒冷的冬天會因為一個人的陪伴變得如此溫暖,一個眼神,一個微笑,都讓那個冬天變得那麼的與眾不同。就連睡前的一句晚安,早晨的一句早安,都變得那麼的讓人心醉。

徐志摩說:一生至少該有一次,為了某個人而忘了自己,不求有結果,不求同行,

不求曾經擁有,甚至不求你,愛我,只求在我最美的年華里,遇到你。很慶倖我不僅僅是在最美的年華里遇到你,我們相遇、相知、相戀。原本也約定好相守直到白首,一起夕陽西下相顧暮年。我們也確實為此捨棄一切而為此努力。不經意間不同的立場早已讓我們之間的距離漸行漸遠,我們都不能只為我們彼此活著而忽略了身邊所有人。世間諸事,並不是所有余近卿中學band的都能夠盡如人意的,所以無奈我選擇逃避,逃到連思念都無法企及的地方獨自舔舐傷口。

每一段記憶,都有一個密碼。只要時間,地點,人物組合正確,無論塵封多久,那人那事那景都將在遺忘中重新拾起。也許會說“不是都過去了嗎?”其實過去的只是時間,依然逃不出,想起了就微笑或悲傷的宿命,那種宿命誰都無能為力。

有時候,走過似曾相識的街角,看到熟悉的背影,突然想起你的的臉。卻早已習慣了在沒有你的紅塵裡,寫著有你的回憶。無論我們下一次隔著多久重逢,那些過往,我們都必須埋在心底的某個角落,永遠都不能再拿出來。那時候的信誓旦旦,都該終結。然後韓國面膜在下次重逢,給彼此最好的再見,最好的溫柔。這溫柔,是接納,接納你的人生從此與我無關,接納我的人生從此與你無關,接納我們都會去愛別人。


同じカテゴリー(左右幸福)の記事画像
惆悵舊歡如夢!
那麼一種心情,寫滿悲傷
同じカテゴリー(左右幸福)の記事
 人生就是這樣 (2014-10-08 12:36)
 崇敬著閃爍的沙灘文化 (2014-10-03 16:10)
 唯獨記住的總是你的背影 (2014-09-23 17:02)
 顛倒了的自然界讓自心變得愈加無適 (2014-09-18 18:13)
 曾滿心歡喜的黎明 (2014-07-29 12:00)
 與世俗人事別過 (2014-07-23 19:40)

上の画像に書か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下さい
 
<ご注意>
書き込まれた内容は公開され、ブログの持ち主だけが削除でき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