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05月27日

星星和落葉一樣安靜

我的記憶已從早上出發,我又何必用生命去阻礙生命呢?也許,這是一次狂熱的燃燒,我體內如火的血液,漂白了墮落的烏雲。我想,把一切都歸還,讓回家的路,不必曲折沉重。一身的疲憊,擴散至一條,沒有盡頭的歸路。我不願再看向遠方,那些成長,泛黃又哀傷。我想停下一切,可時間推著我的身子,走向輕狂與理想。儘管衰老不曾停止,但我偶爾也讓年輕,浮出污濁的水面。飛鳥的倒影,裹挾著我癡醉的眼神,奔向另一片天空。我翻滾著身體,濺起的水花,追逐著漂泊的浮萍,而我卻希望自己,能遊進一個荷葉田田的夢裏。
  
我不奢望看到一朵純潔的蓮花,只想在某個靜謐的夏夜,輕輕睡在荷葉上,聽著一片片滲入靈魂的蛙聲。當我試著像只青蛙一樣鳴唱時,那些夜晚已經越過了夏天。僅僅只是一次飄落,卻把秋風耗盡。我的心,不再泛舟唱晚,只是向寒山出發,尋覓空靈縹緲的鐘聲。鴉聲陣陣,撕咬著我的心。我彎下腰,在浮生流年裏,打撈破碎的黑夜。那些黑夜,沒有天空,沒有大地,卻有幾聲沙啞的吟唱。我駐足聆聽,一些故事碎片開始散落,佈滿我的身心。黑夜中,我繼續穿行,彷徨的心緒,帶著幾分不安。一路上,繁茂的蘆葦,將我包圍,可我想告訴它們,這個沒有夢的黑夜,始終在我的眼裏。幾處矮矮的墳塚,孤獨的佇立,似乎是要和日月一比天高。我緩步而行,想用路上的塵埃,告別它們的渴望。我抬起頭,孤獨的仰望著星空,滿天繁星,我卻不懂一顆星星的閃耀。
  
我真心的感謝,那些曾點亮我夜晚的星星,謝謝它們讓在我失意時,依然有夢可以擁抱。現在的它們,不再出現,只剩下我孤獨的仰望。我轉身,人生卻只剩愛恨。有些溫暖已經冷卻,有些笑容已成皺紋,有些等待已經夜深。突然間,我厭憎紅塵變黃昏,我厭憎愛恨變空門。於是,我愛上了一個人,戀上了一座城。總有一個夜晚,會許給我一個夢。夢裏,我想走進一個雨巷,去結識丁香般的惆悵。我會讓細雨打濕心扉,會讓雨傘撐起一堆憂傷,會讓目光把這個夜晚拉長。還是喜歡用眼睛去審視黑夜,喜歡什麼都看不到、什麼都看得到的那種感覺。即使眼前一片模糊,即使我的心不飛舞,我的人生也不會只是暮途。同時,我也堅信,就算是在沒有陽光的黑夜,有些骯髒永遠也玷污不了淨土。
  
有時候,我會錯誤的認為自己是黑夜衛士。實際上,我什麼也不能守護,我只是用了一雙黑色的眼睛,期待了一次明天而已。漸漸的,我把身體和影子都交付給了黑夜,我只為自己留下了一個夢,一把不願遮風擋雨的傘。如今,我的夢醒了,傘已破爛,而我的心,淅淅瀝瀝的下著雨。雨打濕了我的記憶,打濕了我笑容,打濕了我的天空。我手握著傘,長歎偌大的世界,我卻無處躲雨。雨,沒有停止,而我,徹底的忘了手中的傘。我開始喜歡上雨水打濕我頭髮的感覺,甚至希望雨水能打濕我的心,打濕我的生命。雨變成了水,我腳下的路,也沒有選擇倒退。躲在屋簷下的我,靜靜的等待著,最後一滴雨水沿著瓦片,從容的滴落後,我才緩緩撐起傘,遮擋心裏的雨。



上の画像に書か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下さい
 
<ご注意>
書き込まれた内容は公開され、ブログの持ち主だけが削除でき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