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08月30日

自己訣別靠近


沒有怎麼經意,春天就倏忽過去了。其實,一整個冬天,畏懼寒冷的我,都在苦熬中守侯著春天。在守侯中,日子漸暖。風,開始變得柔和,還帶著些微微的甜香。陽光下,花兒一朵朵盛開,它們爭相演繹著春天的盛大與華美。我知道,大自然正以它表象的蓬勃與繁華,演繹著它內在的豐盛與博大。天地有大美而不言,而這不言中,卻有太多的隱喻,供人領悟和感慨物業估價

還記得那粉的桃花,白的梨花,還有那鋪天蓋地的油菜花,它們開著,開著,在我經過的車窗外。目睹這樣的景象,我總是類似於自語地說:“這麼美,這麼美!下個週末,我們到春天的原野去撒個歡吧。也不枉辜負這絢爛的春天。”話是這麼說了,可是心願卻在忙碌中擱淺了。

似乎,總有這樣那樣的事,將我忙得風車斗轉。一切有形和無形的,毫無設防地擁擠而來,行走有些匆忙,步伐開始凌亂。總有一些聲音在耳邊絮絮叨叨,它們像春天的流感病毒,似乎也要將我席捲。 “選一扇朝陽的窗口坐下,捧一本心愛的書,讓那些美妙的語句將我包圍,在心與外界之間,豎一屏障,阻擋住那些流感地傳染。”我迅速記下腦海裡冒出的這些句子。思想出於一種本能的自我保護而進入了一段調整期。

繼續反嚼所做事情的意義和價值,試圖更大地改變和挑戰自己。遠離喧囂,避開主流意識,尋找沉浮的信仰,在閱讀中休養生息,在文字裡尋找相同的氣息,或者放縱野草般瘋長的思緒,任十指在鍵盤上噠噠奔跑…… 我不知道終點在哪裡,但我知道,我不能停下,一旦停下,生命將會迅速地衰老、懈怠,缺乏活氣。那樣的結果,於我,是可怕的按揭保險

來不及出去撒歡,春天就這樣擦肩而過。我有意要親近的美好,在眼前,在身邊,在無數個真忙和假忙的日子裡,就這麼倏忽而去。然而,即便如此,也有許多偶然的相遇,如春天一般美好,住進了心裡,連夢都在開花,芬芳如酒香一樣濃烈,淺淺一飲,我就會醉。他們的言行美德,如一脈清澈的溪,流遍我靜默已久的心田。從此,我開始相信:這世上有一種美好,不需要你時時提起,不需要你大聲感激。他們就是溫潤的清泉,靜靜流淌在你的生命裡,不求回報,只願你的生命更加青枝綠葉,搖曳生姿。

“一點一點,靠近自己,也一點一點,與自己訣別。”讀到這樣的句子,心倏地變得柔軟和堅韌。認識自己,都是一個難題。很多時候,我們習慣了模仿別人,似乎那樣,才接近主流意識。於是,模仿別人那樣生活,那樣工作,那樣追求“成功”,在不斷地模仿中,也就迷失了自己。我們不知道自己是誰,到底怎樣才能成為自己。能夠在喧鬧中保持一份冷靜,能在冷靜中審視自己,認清自己的人不多。能在認清自己後,堅持特立獨行的個性,靜默行走的人,更是少之又少。這是一個需要自我對峙,自我和解,自我妥協的漫長過程。其間的酸甜苦辣,百轉千迴,又有幾人能知,能懂?即便如此,我也得靠近自己啊,一點一點的靠近自己。靠近自己,才能再一點點與自己訣別。人生就是一個漫長的旅程,每一次到達,就是新的一個起點。這樣不斷地靠近,不斷地訣別,不斷前行。行走的生命,在行走中才能不斷擁有“新”的自己,才會讓生命比生命本身更潤澤,更豐厚樓按



上の画像に書か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下さい
 
<ご注意>
書き込まれた内容は公開され、ブログの持ち主だけが削除でき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