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09月28日

顏色如何豔麗

有一天,鄰居家小孩問我:“愛情是什麼?”我只好如實相告,“愛情”這豬肉我還真沒吃過,但作為一個旁觀者,“豬”跑起來的千姿百態我還是見過的psychologist.counselinghk.com

大學死黨H某天沉重地告訴我她和男朋友分手了,我聽了急得差點讓珍珠奶茶噎住:“別呀,初戀多難得呀!你們倆不是挺般配的麼,郎才女貌的,豺狼虎豹的……”我還沒說完,丫就趴我肩上開始哀嚎,我那小碎花襯衣馬上就被她的鼻涕眼淚塗鴉得面目全非。看她如此撕心裂肺,我也只得忍著。到了第二天,我一早拎著早點去寢室探望她,只見丫腫著一雙核桃眼坐床上一邊發短信,一邊笑得花枝亂顫的,著實讓我受驚不小,我想你丫就算是分手也不至於弄到精神分裂吧?我尋思著怎樣開口才不會往她傷口上撒鹽:“你……你還好吧?”她上來就是一熊抱:“親愛的,我們和好了,謝謝你!”我這才元神歸了位。後來“分手”的遊戲就成了小倆口調節生活的小情趣,隔三差五就演上一出。一會兒尋死覓活鬧分手,一會兒喜笑顏開和好如初……“狼來了”的故事聽多了,我也從當初的大驚小怪修煉到波瀾不驚,現在就算她拿刀架在脖子上說要分手,我也只會輕輕地“哦”一聲,然後低頭繼續玩手機家務助理

莫文蔚的《愛情》唱道:“愛是折磨人的東西,卻又捨不得這樣放棄……”H讓我明白愛情就是相互折騰,永無消停防脫髮

我又想起了小Z。小Z一直是朋友圈裏的怪胎。作為一名資深剩女,她無視親朋好友的關心,拒絕相親,堅稱愛情是不能在餐桌上談判來的。在她28年的感情長河裏,只來過一只小破船,而且只是一場柏拉圖式的精神戀愛,而且這場戀愛還沒有被對方認可,說得通俗點,其實就是一場網戀加單戀的杯具。不過大家都低估了這杯具的影響力,雖然Z早就將對方刷黑,但時至今日,只要聽到那個人的名字,Z還是無法淡定。我們好心勸她:“天涯何處無芳草,何必單戀一枝花。”她沖我們咆哮:“專一有錯嗎?!有錯嗎?!”您沒錯,錯的是世界mortgage loan

世上杯具的愛情就像太上老君的仙丹,費煞苦心熬了N年,結果讓只猴給吃了,關鍵是那潑猴還不認帳!Z讓我明白上網有風險,網戀需謹慎!

相比Z的死心眼,M可以算是戀愛達人,在情場拼殺多年,戰功顯赫。她總是期盼男人能夠關注她美貌下的內涵,但又深知男人都是視覺動物,如果不先抓住他們的眼球,誰在乎你內心的真善美啊?所以每次赴約必定精心打扮。她總是表明自己視金錢如糞土,卻又需要LV、普拉達……彰顯自己的品位。她總是感歎“易求無價寶,難得有情郎。”但是一邊又將追求者按經濟收入降序排列,然後擇優錄取。M讓我們深深體會到愛情之花只有在肥沃的土壤上才會開得鮮豔動人!



上の画像に書か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下さい
 
<ご注意>
書き込まれた内容は公開され、ブログの持ち主だけが削除でき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