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06月05日

哪種笑容很是甜蜜

花開的季節,陽光和煦,花與樹爭相DR REBORN抽脂開放。可樹始終已經年邁比不過那百無遮攔的花,綻放著自己,炫耀著自己。花都開了,包括我情唯獨中的油菜花。大片大片的油菜花發著耀眼的金色的光芒。奪去了太陽應有的那般閃耀的安寧。

漫步於油菜花地,嗅著淡淡的油菜花香。清爽的微food wine風吹起我的發絲帶著那淡淡的幽香。在我的發絲間沉醉,偶爾用手將發絲撩至耳後。耳垂上的耳釘在油菜花的照耀下發著耀眼的金黃色的光芒。白色的連衣裙被微風吹起也帶著一絲的幽香。你是在這個時候出現的,。你也是獨自一人享受著眼前的美景。這是的你給我的第一感覺只有清冷悲涼。四目ACKM交接時,我才真正看清你的面容,你對我微微一笑。我回應一個笑容。就這樣我們像在上演戲劇一般相識。我得知了你的別名:禁。

我也用同樣的方式讓你知道了我的別名:祁。

在那個夢初開的地方,我們相遇相識。偶爾回味一下那時的場景,清清淡淡的油菜花香還在鼻間迴旋。

再見到你的時候是在幫我朋友過生日的時候。我們在KTV裏大聲的吼著那首《寂寞寂寞就好》。

歌詞是什麼我大概也不記得了,你打開了房門,身著工作服的你依舊擺脫不了你那帥氣的外表,你一邊放著手中的東西一邊對我點頭微笑表示和我還算認識。我只是淡淡的說了聲謝謝。

回家的時候房間裏的幾個人除了我其餘的全部都倒下去了。看著眼前爛醉如泥的幾位大小姐我不得不為我不會喝酒而感到愧疚。如果我也會喝酒的話也不至於來當陪襯!來當這個最後收拾爛攤子的人。

我歎了歎氣,出房間想要找人來幫忙,可偏偏就碰上了你。你很樂意效勞。看著你幫我把這一噸噸的“重物”搬到計程車裏,心中不覺有些愧疚。臨走的時候還對你說以後要請吃你吃飯你只是淡淡的笑笑沒有做出表示。

後來的幾次為了不讓自己內心不那麼愧疚就經常去你那裏不論什麼事。另外還有自己的一點點私欲,我也不知道我是何時喜歡上你的。我不知道我何時開始害怕看不到你,我不知道我何時能不去你那裏。我不知道……



上の画像に書か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下さい
 
<ご注意>
書き込まれた内容は公開され、ブログの持ち主だけが削除でき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