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09月05日

桑葚留給我的美好感覺就又回來了

我在院子裏的地上看到了一大片桑葚,快步奔過去,歡快地拾撿了起來,鋁窗 並對著劉俞餘的窗戶大聲地喊,劉俞餘,你家桑葚掉了一地,你為什麼不撿啊,劉在房間裏忙著,說,你撿吧,我們吃不完的,樹上的也可以隨便摘,於是我撿得就更理直氣壯,更歡快了。

接連一個多星期,我從外面回來,經過桑葚地,都要俯身撿一小捧--

今天更是過分,用竹竿敲落下很多---

劉俞餘是散落在民間的花仙子,她與花草有一種天然的親緣,她在房前屋後種了好幾大盆花草,都侍弄得鬱鬱蔥蔥,蓬蓬勃勃的,有兩盆月季更是神奇,花瓣繁密重疊,層次錯落有致,開出的嫩黃色的花嬌豔又華貴,與牡丹相比也不會遜色到哪里,這些花草擺放在樓梯邊,裝點著我們普普通通的日子,進出樓梯時大家都會先看它們一眼 。

劉俞餘家門前原先有一棵高大的桂花樹,不知從那一天起,也不知什麼原因,它繁茂的枝葉開始一點一點地脫落,最後只剩下乾枯的枝幹,再然後,枝幹也哢嚓哢嚓地墜落向大地,剩下衰老孤獨的身軀頑強支撐,身軀失去了生命機能,開始慢慢向西傾斜,樹皮也開始發黑發暗,看著它這副樣子,我們知道,它距離生命的大限不遠了,都感到無奈和傷心---

這棵陪伴了我們十來年的大樹,曾給我們帶來許多慰藉和陰涼---

每天下班回來,鄰里相遇了,並不急著回家,而是站在這棵樹下聊聊天,逗逗孩子,或者點評一下樹蔭下的那幾盆月季花,看看哪幾個花苞開了,哪一個還要過幾天才能綻放,平凡的日子就在這說說笑笑中輕鬆自在地滑了過去,現在它要捨棄我們而去,真讓人傷心。

大家打電話叫有關人員來診治,但也沒說出什麼道道,熒幕防窺片也沒有什麼好辦法,因為怕哪一天大樹干支撐不住轟然倒地砸傷人,單位領導就叫民工鋸了樹幹,空出來的地方像一個巨大的傷疤,非常刺眼,大樹用傷疤留下它生命的痕跡,讓人想起它活著時的美好.

劉俞餘為了安慰大家,就在大樹的旁邊栽種了兩顆桑樹,還在她家後院的門前也種了兩棵,桑樹不負眾望長得很快,很快串至兩三米高,我常常出神地望著小桑樹,幻想著自己要是能像桑樹那樣長高一點就好了。

三四年過去了,桑樹已經長到四五米高,枝繁葉茂,像把巨傘,給我們撐開一片陰涼,彌補了桂花樹留下的遺憾,春夏之交枝頭上還綴滿桑葚,桑葚像一盞盞小燈籠,給我們這平凡的社區帶來一抹光亮--

現在我雙手捧滿紫紅的桑葚,像捧著一段珍貴的歲月---

小時候我曾養過蠶寶寶,灰白肥胖的蠶寶寶,將軟塌塌的小身子匍匐在桑葉上,一點一點地慢慢蠕動,慢慢蠕動,別看它個頭不大,吃起桑葉來可是毫不含糊,看著紙盒裏的桑葉千瘡百孔了,看著桑葉一點一點被蠶啃食殆盡了,我心急如焚,像無頭蒼蠅四處尋找桑葉,找不到時,做夢都會夢見一棵棵桑樹在我面前迎風招展,走在路上就希望路邊的每一棵樹都是桑樹,那形狀、紋路都極相似的綠葉子為什麼就不能是桑樹葉呢? 我多次在心中深深歎息--

後來不養蠶了,倒是在離家不遠的小溪那端發現了一片桑樹林,春天桑樹開花了,結果了,我們這群饞貓就跑到林子裏,采桑葚,吃得滿嘴都呈紫紅色,小手和衣服上也留下一片一片紫紅的污漬,肥皂也洗不掉。

童年時摘桑葚養蠶寶寶的美好歲月回不來了,可桑葚果實的鮮美香甜的滋味還留在記憶深處,液晶螢幕自粘著型保護貼把桑葚洗淨,拌上白糖,桑葚留給我的美好感覺就又回來了---


同じカテゴリー(左右幸福)の記事画像
惆悵舊歡如夢!
那麼一種心情,寫滿悲傷
同じカテゴリー(左右幸福)の記事
 在那年冬天我遇到了你 (2014-11-20 12:10)
 人生就是這樣 (2014-10-08 12:36)
 崇敬著閃爍的沙灘文化 (2014-10-03 16:10)
 唯獨記住的總是你的背影 (2014-09-23 17:02)
 顛倒了的自然界讓自心變得愈加無適 (2014-09-18 18:13)
 曾滿心歡喜的黎明 (2014-07-29 12:00)

上の画像に書か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下さい
 
<ご注意>
書き込まれた内容は公開され、ブログの持ち主だけが削除できます。